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連載翻譯同人]月島的歌單 #5

月島的歌單(Tsukishima's Playlist)

作者:sounds like gibberish  譯者:夢兒
CP:最後慢慢變成月日

簡介:只要某隻煩人的小鬼在附近,月島螢人生的背景音樂總會開始響起。

Ch.5 Gimme Sympathy
原文連結




還未踏進體育館,螢已經快受夠了。

好吧,他還是會陪著山口,畢竟他不想要毀掉友人週末的好心情,不過要這樣做的話他便得忍受影山那些不服輸似的奇怪吼叫聲還有日向興奮的哇哇叫,螢後悔沒有從一開始就回絕那矮子。

只可惜「我爸拿到了排球比賽的票,月島!」跟「這可算是一生一次的機會呀,阿月!」讓他動搖。

可惡。

「好了、好了。」日向的父親道,對著雙眼閃閃發光的兒子態度與大部份人看垃圾節目時的態度一樣。「冷靜下,翔陽,比賽還未開始呢。」

影山立即停下往販賣部前進的步操,朝日向的父親鞠躬。「非常感謝你請我們過來!」他大喊,使四周的行人立即從這名奇怪的青年身邊移開,讓出很大的空間。

螢立即伸手掩臉,太丟臉了。

日向的父親單純微笑,螢懷疑他是不是只有同一副表情。如果是這樣的話,說不定能解釋為什麼日向總是帶著一張百變臉。

「給你,」日向的父親向兒子擠了些錢:「幫大家買些喝的吧,我去找座位。孩子們跟我來!」

本來螢打算跟隨這名長得比較矮小的長輩前進,然而有人拉他襯衣,低頭發現日向正一臉期待地望過來。

「幹什麼?」

「你會幫我吧?」日向問。

「咦,不要。」

日向扁嘴:「我根本沒辦法一次過取五人份呀。」

「那又如何?叫影山幫你。」

「什麼?才不要!他會害我們迷路的。」

…說得也是,影山對地理的認知能力只存在於排球場內。

「而且,」日向賣力地指出:「你長得那麼高,就算混在人群裡我也不可能找不到你啊。」

從日向眼裡發出的光芒害螢嘆氣,在他可以好好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在乎日向會在人群裡走失之前他便答了一句:「行。」

結果引至現在的情況:人群的聲音於體育館內迴響害螢的頭蓋骨發震,而他站在小賣店前的隊伍裡,在他旁邊那名活潑地跳來跳去的豆丁已讓他非常想要將這豆丁丟出天花版自己拍拍屁股回家去。

「說起來,月島,我沒想到你居然會來。」

螢眨眼:「咦?」

「唔,」日向說:「我以為你不想過來。」

「既然是你爸爸請客,不來會很失禮。」

「哦,好吧。」

他瞇住雙唇,本來不打算繼續接話,然而:

「你爸爸是否總是這樣子?請你和你的朋友去看比賽?」

日向仰望他:「咦?不是的,本來是他的上司帶著家人一起來,可是他們臨時有事,而我爸又說我加入了排球部,於是把票送給他。沒記錯類似的情況只有我八歲的時候才有一次?不過不是排球,是棒球。我們家一般都買不起這些。」

「一個『不』就可以了。」

「明明是你問的!」

「沒問你那麼詳細。」

「月島島島島島島島!」

「別再把我的名字喊成那樣了,這樣只會顯得你更加笨。」

日向瞇起雙眼別過頭,用力盯住他們前方小賣部的價格表。看到他幾乎比全部人都要矮一個頭,螢懷疑他到底有沒有讀到一個字。

整整五秒鐘,螢享受著日向扁嘴所帶來的美好寧靜。

然後人群再次吵鬧,他煩躁地擦擦額頭。

他打從一開始就不喜歡嘈吵,如果螢是獨自一人,或者日向的父親不在場,他應該會帶上耳筒用音樂隔開喧囂。可是在一名成人面前聽歌會很失禮,於是他把耳筒留在家裡。

看來現在只有最讓他覺得煩的傢伙才有能力幫他分心。

「喂。」他說:「豆丁,大家想喝什麼?」

「影山要運動飲料。」日向心不在焉地道:「我都是。爸爸要可樂,我不知道山口想要什麼──」

「果汁。」螢道。

「然後你要檸檬味蘇打。」

螢眨眼:「咦?」

日向仰望他,已經不再扁嘴了:「咦,不是嗎?」

「沒錯是沒錯,不過你怎麼知道的?」

「你上次叫我幫你買的嘛。」

螢一臉疑惑地擺頭。

日向皺眉:「自動售賣機那次,記得嗎?」

花了一點時間,不過螢想起來了。日向把那瓶蘇打搖得太厲害於是他終究沒有喝下去,所以也忘了這件事。明明是他已經想不起來的事不過日向居然還記住,大概是因為這人腦袋幾乎是空的。

不過螢沒有指出,轉而道:「要吃什麼嗎?」

「不用,媽媽做了便當。」

「哦。」

「不過你想的話也可以買些東西,呀,但應該要你自己花錢了,抱歉。」

「我才不可能對免費午餐說不。」螢道。

日向看起來有點自豪,這讓他略感挑釁。

「下個到我們了。」他說,好讓日向不再用這張臉望過來。

日向下單時螢本以為他會慌慌張張忘記了大家叫什麼,不過他說得很完美,甚至連山口的果汁也記住了。

日向不是不擅長背東西嗎?

就在他們等待飲料的時候,螢發現了一些他不敢相信自己之前居然沒有注意到的事,而他亦阻止不了難堪的感覺湧上來。

日向的手依舊抓住他的襯衣。

「搞什麼?」他咆哮,把日向的手推開。

「咦?有什麼關係?」

螢賣力盯住他:「別那樣抓住我,你會扯長我的衣服。」

「什麼?」日向瞄向螢的衣角:「看起來沒扯長呀。」

「因為我──」

「而且我不想和你分開。」

「你什麼?」

「如果我們其中一人迷路,那就真的糟透了。」

螢聽到他們的號碼於是握住了放有四罐飲料的盤子,把手肘上的第五罐交給日向。他掃視了一眼越來越擠湧的人群然後賣力嘆氣。

「行,你可以捉住我的衣服,不過一定要跟緊我。」









譯者的話:
還記得第一次看到「我不想和你分開」那邊時我的心用力跳了一下。
授權書在第一話可以找到。
請大家不要隨便把文章轉到別處,如果喜歡的話,歡迎到作者的原文那邊點Kudos哦~


评论(8)
热度(40)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