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連載翻譯同人]月島的歌單 #4

月島的歌單(Tsukishima's Playlist)

作者:sounds like gibberish  譯者:夢兒
CP:最後慢慢變成月日

簡介:只要某隻煩人的小鬼在附近,月島螢人生的背景音樂總會開始響起。



Ch.4 Africa
原文連結



「我不喜歡他那樣子盯著我。」

螢聽到他一名同班同學在走廊道,於是好奇地轉頭,出現的可算是預期內的存在,於是只能嘆氣。

日向的大眼聚焦在…螢不知道那人的名字,只知道那人坐在教室的另一邊而且是打網球的。日向到底有沒有眨過眼,螢不知道。

「他那樣子盯過來有點恐怖。」螢同班同學旁邊的男生說:「你覺得他是不是…就是說,不算在這邊的?他能出現在這裡嗎?明明看起來像初中生。」

「也許要讓他嘗點苦頭。」螢的同班同學道。

老天。

在任何不幸事件有機會發生前,螢穿過他的同班同學直直走進日向那動也不動的目光裡。直到他幾乎站在日向面前,這名矮子(終於都!)眨眼,吃驚地仰望他。

「月島。」他說:「你在這裡做什麼?」

已經躁得不想回應,螢繼續前進,穿過日向,抓住他的衣領把隊友拖離。

「喂!月島!喂,放手!」

這笨蛋。

到達院子之後螢才放開日向。

「別那樣子盯住別人。」他對日向說:「那很粗魯。」

「什麼?」

「你一直都盯著那個人。」螢說,他才不想承認他沒記住自己同班同學的名字:「你讓他覺得不舒服。」

日向稍稍歪頭,看起來像一頭小動物。「你說黛?那個打網球的?」

可惡。

「就是。」

「不過…他的步法很厲害呀。」日向反駁:「我上個星期看過他的比賽,只要我觀察他的動作,我絕對可以學到很多。」

「我覺得只要你再望他一眼,他絕對會揍你。」

「為什麼?」

螢按著額頭:「因為那樣子盯住人很古怪。」

再說,網球又關排球什麼事?

「嗚。」

就在螢以為事情告一段落,日向補了一句:

「那我以後要看他就得更加偷偷摸摸了。」

嘆了一口大氣,螢擠起拳頭往日向的頭頂賣力敲下去,亂七八糟的頭髮掃在他的指關節上,明明看起來很尖但髮毛卻令人吃驚地柔軟。

「好痛!」

「笨蛋,別看他就行了!」

日向噘嘴,伸手安撫頭頂,叫螢得立即移開手。那雙大眼現在充滿了委屈,就算與他個性不符螢亦開始忍不住有點後悔向這笨蛋伸拳──儘管他活該。

不過說實在,會在暴力事件發生前拯救某(不是叫作山口的)人也與他個性不符。於是他不禁思考:為什麼他就得蹚進這淌渾水裡?

至少現在要抽身也不難。

螢轉身,一言不發地大步離去,準備好不再管這種白痴事。

可惜日向沒注意到他的想法。

「等等,月島!」

「我要吃午飯。」

「我跟你去!」

他停下腳步:「為什麼?」

日向很輕鬆便追了上來,然後略為領前。「為什麼不行?」他問。

「因為我不想。」

「為什麼不想?」

螢怒盯著他:「那為什麼你就想要和我一起吃?」

日向聳肩:「能吃的就是吃的,跟誰吃也一樣。」

這一句把他惹毛了。

「我不想和你吃飯。」螢罵道:「你吃飯就像是生態節目裡旁白在說的那群野獸如何弱肉強食追捕獵物再活生生吃掉,很嘔心,我會沒胃口。」

「這樣說很過份。」

「你也很煩人。」

「如果你不讓我跟你一起吃飯,那麼我就去看黛的中午訓練去。」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日向說這句話時不像在要脅,他說得很自然,就像是他完全忘記螢為什麼一開始要將日向拖到院子裡,而且還已經跨開腳步準備去實行。

螢再次從後方抓住他的衣領。「不行。」

「為什麼?」

「因為你繼續看的話他會揍你,笨蛋。」

他將日向拖離院子。










譯者的話:
作者寫這話的時候漫畫是在一年生合宿時的篇章,所以會看到作者用了裡頭的梗。
授權書在第一話可以找到。
請大家不要隨便把文章轉到別處,如果喜歡的話,歡迎到作者的原文那邊點Kudos哦~



评论
热度(35)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