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授權翻譯]靈魂拯救(Undertale)

原題目:Our Souls to Save
原文連結

作者:CatKing_Catkin 譯者:夢兒

CP:就官方的。

注意:
P線最終戰其中一幕改寫
Frisk在這裡性別是Non-Binary(不界定男女)的角色,為了統一我會用「Ta」作為第三人稱。
因為這是來自遊戲真正存在的情節改寫,如果沒有跑過P線的讀者請先親自跑完再閱讀。

授權書請參考這篇文章的最後



Frisk已經很累了。

Asriel的力量彷彿無窮無盡,使他能夠永無止境地戰鬥下去、奪取下去、破壞下去。朋友們都被困在Asriel裡面,而Frisk每把其裂開的靈魂賣力拼回去一次,友人們就會忘記Frisk多一點。

無論如何,Frisk依舊繼續應戰,ta無法想像放棄戰鬥會變成怎樣。Ta知道,如果ta以自己靈魂僅餘的力量往Asriel深處呼喚,其中一名朋友就會回應。

問題是ta應該呼喚誰。

畢竟就算Frisk保持決心,但Frisk也已經很累了,而且Asriel亦有決心。

Ta下決心要去拯救ta所能拯救到的怪物,不過ta不知道是否有能力去拯救多於一個人。

時間的概念於小孩身邊歪曲,需要作決定的負擔就如又深又黑的洪水般緩緩地將ta包圍。Ta實在選不了,不過ta得作出選擇,因為每過一秒鐘ta的朋友就會離ta更遠一點。Ta喜歡ta所有朋友,ta喜歡被困在黑暗中的所有怪物,ta怎可能選出誰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Asriel完全不給ta時間思考。

Ta一開始想過呼喚Toriel,那第一個給ta安全感的存在,第一位願意主動給ta一個家的家人──ta現在真的很希望自己當初肯選擇留在她身邊。不過Toriel是Asriel的母親,他已經失去她太久了,如果說有哪個靈魂他會盡全力去挽留的話,那會是她的。

Ta第二個想到的是Undyne,地底裡最出色也是最為英勇的英雄,是強大得幾乎可以自行支配決心的怪物。不過Undyne的力量也許會令她比其他人更為反抗,而且她不會原諒Frisk跑去選擇她而不是Alphys,或者Asgore,或者Papyrus…

Ta非常想去呼喚Papyrus與Sans。如果Toriel是第一個給ta安全感的人,那對兄弟則是第一對為ta帶來希望的存在──他們告訴ta地底並不是真的那麼危險,讓ta相信人類與怪物的紛爭能以和平與友情解決,讓ta知道ta在這個旅途並不是孤身一人。

Frisk想要同時拯救他們,不過ta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力量拯救多於一個人。

在孤獨與恐懼下,要為這個根本無解的選擇作決定給ta帶來沉重壓力,有一瞬間ta好想選Sans。Sans一直都在指導ta、保護ta,一直向ta微笑,在最後還讚ta做得好。這名比較矮小的骷髏做了其他人沒有做到的事:為ta詮釋這個世界,讓Frisk理解到和平的基準。

Ta想要報答Sans引導自己,但方法絕對不是讓Sans獨自迷失在這個漆黑世界裡。

然而如果ta選擇了Sans而不是Papyrus的話,Sans同樣也絕對不會原諒ta。Sans永遠都不希望留下兄弟自己獨自一人獲得解救,而且就算ta選擇拯救Sans,結果他也會迷失。

「Papyrus,求求你,幫幫我。」

Ta向他第一位結交的朋友求助,是那名就算本人不在身邊,聲音與精神卻在整個旅程裡都一直都陪伴著ta的友人。Frisk把思考全力地集中在他身上,並藉此呼喚他的名字。Ta想著難吃的意麵還有戰鬥服還有那睡著也能背出來的電話號碼,藍色停止標誌還有可動模型與及夢想和歡笑…

Frisk感到時空於身邊旋轉,黑暗被扯開,Asriel慢慢從眼前退失,取而代之是另一個存在。一個失落的靈魂回應了ta的呼喚。

不,不只一個,是兩個。

Frisk睜開眼,眼前的畫面使ta安心笑出來,感覺就像整顆心都能飛上天去。

也許ta不應該感到安心,畢竟那兩個存在一動不動,在Asriel對靈魂的束縛下兩人的臉都無法辨認出來。不過Frisk能見到一個戴上紅色的圍巾,另一個穿著藍色的風衣,並覺悟到自己從一開始就搞錯了。

如果只有ta一人,ta也許只有能力拯救一個靈魂。

不過想要拯救朋友的不只是ta一人,就算是現在,希望Sans能平安的也不只有ta。Papyrus永遠都不會落下他的兄弟,Sans也永遠會回應Papyrus的呼喚。

兩人的動作一模一樣,他們的姿態就像是鏡子般完美地互相反映,甚至可以用優雅來形容。Frisk感到自己的靈魂變成深藍,看到藍色與白色的骨頭憑空冒出,並從四方八面逼近。Ta毫不猶豫地躍起來閃躲,動作有如翩翩起舞,這熟識的感覺甚至讓ta笑出聲,就算有一根骨頭撞向ta的腳踝害ta摔在看不見的地上,ta也無法止住歡笑。

這兩名骷髏明顯互相認得出彼此,就算只有無法用說話形容的某種程度。這代表他們絕對記得Frisk是朋友,Frisk要做的就是想法子讓他們重新想起那些回憶。

「Papyrus!」Frisk大喊,從地面站起來仰視較高的骷髏:「等一切都完結後,你可以為我做料理嗎?」

Ta的行動立即獲得回應,召喚骨頭的手頓了一下並開始發抖,Frisk輕易跳過那一根準備完全不到位的遲鈍小骨頭。

「我得捉住一個人類!」失落的靈魂大喊,然而在這嚴苛的文字裡,Frisk聽得出好像有什麼類似高興的感情藏在當中。這段說話的用語很空虛,包含了也許連本人也不知道存在過、已經被遺忘了的孤獨與絕望。然而聲音並不是,在那聲音裡面,Frisk能夠聽出友人真正的感情。

"放棄吧."另一個說:"我已經放棄了."

Frisk邊跳邊躲,然後落到另一個失落靈魂面前:「Sans!你看起來很累!不如休息下別再跟我戰鬥了?」

對方猶豫了,肩膀垂了下來,身體傾斜著。雖然看不到臉,不過Frisk可以想像其眼皮垂下來的樣子,ta可以看得出對方很想休息。"為何還去試?"

「然後大家都會…!」較高的骷髏像是忘記應該怎麼把話說完。

「我絕對會思考你說過的話,Sans。」Frisk說:「不是指現在,是指之前,我會好好反思我的所作所為,我向你保證,我絕對不會忘記。」

"你永遠都不會再見到他們."

'不對。'Frisk想著,再一次充滿決心。'我不喜歡你這想法。'所以ta絕對不會讓這想法成真。

帶著紅色圍巾的失落靈魂什麼也沒說,Frisk能感到他已經衝破絕望,只餘他對另一個失落靈魂的關心把他束縛在這兒。

沒關係的,Frisk知道只要再推一把ta就可以同時解救兩人。

「吶吶。」Frisk說,牽住一人的手,並朝另一位伸手。Ta可以感到兩兄弟抖了抖,然後雙手都被指骨握住。小孩抬頭仰視較高的骷髏,擺出ta最棒的笑容:「你們覺得我為何要那麼努力拯救你們?因為我對你們的喜歡…有一骷『簍』子那麼多!」

這絕對是ta在此刻能想出來最爛的笑話,一個失落靈魂明顯討厭,另一個明顯喜歡,然後…

「不對等等!!」Papyrus高呼,就如剛從夢裡驚醒,他牽緊孩子的手,低頭對ta大喊:「你是我的朋友!我才不會捉你!」

在另一邊,Sans也笑了,轉身用另一隻手搞亂Frisk的頭。"不,"他眨單眼:"我相信你,孩子."

然後他們不見了,但只是從Frisk的眼前消失。在ta心裡,ta依舊感到來自友人們的支持,而且ta的身體重新獲得了力量。

這次,ta毫不猶豫選擇去呼喚Undyne。這次,不只有ta一個人伸出手。Frisk回想金花茶與還算能吃的意麵、埋藏在盾牌與長矛裡的熱情、歷史與書信與歡笑聲與及那大咧咧的笑容…

「Undyne!別放棄!」

「妳不能落下我們,UNDYNE!沒妳的話我的人生就沒那麼酷了!」

Undyne絕對不會不管她的朋友,Undyne絕對不會放棄,在Asriel的靈魂深處,Frisk可以感到有些東西共鳴,然後…

…ta的靈魂變成綠色,雙腳動不了而手上還握住了盾。這沒關係,ta已經懂得怎去直面危險。

失落靈魂站在面前,她看起來就像Frisk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是一名可怕而且無法制止的無臉幽靈,除了殺戮以外就沒有任何目標。不過Frisk現在知道了,那並不是真的。

「Undyne!等事情完了後,妳能教我怎麼烹飪嗎?」

她準備投出長矛的手抖了一下,指關節於膚色下發白。失落的靈魂就像是從咬緊的牙齒之間說話,彷彿花盡她全身力氣才勉強阻止自己真的跑去授課。「所有人類都得死!」

長矛於黑暗中冒出,從前方後方,左邊右邊直衝過來。Frisk旋轉著,用盾牌擋下一支接一支再一支長矛。Ta並不是全都能接下,當中有一支刷過Frisk的肩膀,撕開ta的衣服,不過ta根本不在乎痛。沒關係的,很快一切都會變好。

靈魂是綠色的時候ta無法移動,於是Frisk以決心的力量讓迷失靈魂接近自己,ta賣力思考,專心一意地想像兩人之間的距離比現在還要接近,達到伸手可及的地步。

迷失的靈魂走向前──也許她想直接攻擊Frisk,也許不是。Frisk先主動出擊…如果那能稱為攻擊的話。「看好了,Undyne!」不過說實在,ta唯一做的就是用指節盡可能輕輕敲在她的肚皮上。'我撞~'Ta想著,並因此吃笑。

Ta的「戰鬥」方式明顯讓迷失的靈魂感到熟悉,她後退一步,搖搖頭像是想要把一個想法甩走,Frisk敢斷言那些從黑暗冒出的矛變得比之前更慢更鈍。

「你是我們真正的敵人!」

「不對。」Frisk堅定地說:「我們不只是朋友,Undyne…」Ta向迷失的靈魂歡笑,大咧咧的,就跟記憶中她喜歡給ta展露的笑臉一樣:「…我們是死黨!」

失落的靈魂回想起來了──Frisk能看到記憶湧現,然後Undyne笑了一聲,是那種會化進你內心的笑聲,並擺出了她的招牌笑容向小孩伸手。

「好吧,有些人類還是好的…我想。」她同意道。

她於Frisk的眼前消失,卻依舊站在ta身邊,與ta一同呼喚Alphys。

「來吧,Alphys,我們才剛開始罷了!」

「Alphys,我們都在妳的身邊!」Frisk一心一意地想著可以煮熟或者生吃的泡麵,那些內容不準確但也許應該要是真實的歷史書、Mettaton安穩地睡在工作台上、發推時的笑容顏文字、犯過的錯、成為真正英雄的意義…

Alphys的靈魂緩緩作出反應,站在遠處顯得膽小害羞。不過他們的呼喚並沒有猶豫,愛與友情於她心裡共鳴,她終究還是來了。

「Alphys,謝謝妳肯過來!」Frisk笑著道:「不知道妳能不能跟我說多點妳最喜歡的動畫?」

失落的靈魂左右擺身,尾巴在興奮下不斷搖擺。很明顯她正阻止自己連珠炮一堆亢長回應,即使她說話的聲音有多無助:「你們討厭我,對嗎?」

'沒有。Alphys,絕不。'

Ta覺悟到自己為何剛才會想到Mettaton,因為迷失靈魂使出的是Mettaton的攻擊,雖然大部份都被Frisk的靈魂射擊下來。也許Mettaton的攻擊方式就是來自她自己的,不過那種事並不重要,他們兩人是朋友,就如這名科學家是Frisk的朋友,他們當然可以分享這一切。

就在ta於迷你機械人之間旋轉起舞的同時,ta忽視頭頂的爆炸並從口袋翻出手機,撥了失落靈魂的號碼。

即使臉龐被絕望與焦慮籠罩住,Frisk依舊看得出失落靈魂因為準備接電話而冒汗。Frisk感到落下來的炸彈與障礙比之前更加激烈,就如失落靈魂想要用這種手法來讓ta分心。

「我得繼續說謊。」

Frisk不讓自己分神,ta用一隻手射擊炸彈,並以利落的動作左閃右避以躲開爆風。

「嗨,Alphys,我知道妳不喜歡接電話,不過我打給妳是因為我想說…無論如何,我也會是妳的朋友,我會一直都支持妳。」

那些包圍住Frisk的炸彈在瞬間裡徹底消失,Frisk能感到記憶如潮水般湧向失落的靈魂,然後Alphys閤上雙手向ta微笑,卻無法掩蓋眼鏡後充滿感情的淚水。

「不對,我的朋友喜歡我。」她自信地說:「我也…喜歡你!」

她不見了,然後她就在身邊,他們全都一起呼喚。

「來吧,大傢伙,才沒有任何東西能擋得住你吧!」

「我、我們不用再戰鬥了,Asgore。就算做錯什麼,我們根本不需要讓錯誤把我們束縛在這裡!」

「為何你們身邊擁有像我們這麼棒的朋友也會如此悲傷?」

"我說,toriel,我還有好多爛笑話打算跟妳這位好聽眾分享呢."

「Asgore,我原諒你。」Frisk說,來自友人們的愛湧進心頭,使ta眼角冒淚:「Toriel…我一直都很想念妳。」

於Asriel的靈魂深處,有些東西在共鳴。要找他們真的很難──Asriel不願再放開他們,Frisk也希望自己不用這樣做…可是ta亦沒有停下。

再有兩個失落靈魂並排站在面前──其中一個穿上已褪色的王族長袍,另一位戴上了讓其深深低下頭的沉重王冠。

於友人們的支持下Frisk挺起胸膛,沒有理會火焰烤熱身邊的空氣。

「我不會與你戰鬥的。」Ta說,仰視著國王:「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傷害你。」

他的呼吸有一瞬間變得紊亂。

「這是為你好。」

「請原諒我這樣做。」

火焰圍成一圈又一圈包圍ta旋轉,越逼越近。不過無論如何,沒錯是無論如何,也總有安全的地方可以逃出去,因為他們從來都不希望真的傷害任何人。Frisk躲開這些距離近得能感受到熱力的火焰,站在王后面前。

「那個呢,Toriel,」Ta向她微笑道:「妳還記得我喜歡吃什麼嗎?我偏愛奶油糖果…不過玉桂也不糟。」

她只是驚訝地抖了一下,然而這個動作已經足以令人鼓舞,她絕對還記得自己聽過類似的說話。

「這是我的職責。」

「再也沒人可以離開了!」

如繩子般的火焰於ta頭頂交叉而落,讓這片漆黑的世界有一瞬間變得光亮。儘管有一團火劃過ta的手臂,又或者擦在ta背上,攻擊卻沒有真的讓ta灼傷。這些火焰,無論看來有多灼熱,對ta而言單純是令人舒適的溫暖。

「我會拯救所有人!」Ta向國王宣告,張開雙臂,一次過包圍ta的其他朋友、所有人類與怪物:「我保證!」

有些東西似是在失落靈魂的深處攪動,他站得更高,挺得更直,因為無論他奪走了多少性命,無論頭上的王冠有多沉重,為了人民他已經背負過更多苦難。真正的國王才不會就這樣輕言放棄,他可是一名真正的國王。

Frisk在最後甚至不怎麼去躲避火焰,單純轉身穿過火團直接奔向王后,做出從Ruins的大門於身後緊閉的瞬間便一直想要做的事──向她伸出雙臂擁抱她。

「我很快會回來看妳的。」Ta哭著道:「很快就會。」

失落的靈魂回抱,另一位把又大又溫柔的手放在孩子的頭上。

「你是我們的未來。」Asgore堅定地說。

「你的命運由你親自掌握。」Toriel展露出驕傲的笑容。

然後他們消失了,但只是從Frisk的眼前。Ta可以在心裡感受到二人的存在,再次變得安全、幸福、強大。

不過這場戰鬥還未結束,還有很多很多怪物需要拯救。

包括那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被任何人拯救的存在。

於終極死神的靈魂深處,Frisk感到Asriel的靈魂在共鳴,並向ta伸手。

Frisk回應那呼喚,無論對方曾傷害ta多少次,就算這樣做可能會把ta靈魂的力量全部擠光…Ta也絕對不會再讓他孤身一人了。

Frisk會連他也拯救。









譯者的話:
作業用BGM:各種版本的Hopes and Dreams + SAVE the World + His Theme混在一起n小時連著放到嘔(更不說我通篇校對了四、五次基本都是用這三首作BGM)。
這篇我得說…很難翻譯,因為作者在這篇裡用的詞與句都真的相當難直譯成中文,不得不說我未校對時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才可以表達得更加通順。
所以我也簡略了不少…或者補充了不少…或者改寫了不少…希望能讓讀者至少可以理解原文想表達的意思,不過我總覺得做得不夠好OTL
是說我一開始翻譯的時候是用「他」作為Frisk的第三人稱的,但結果很快就後悔了WWWW因為原文用「they」於是作者寫起來不太介意把不同的第三人稱混在同一句,問題是我翻譯起來第三人稱很容易就混在一起WWWW
雖然我也是把整篇翻完了後在第三校對時才決定把「他」全都改回「ta」(滅

不過這篇真的是難得的遊戲情節改寫,還改得那麼出色,至少我個人相當喜歡就是了W
我也盡可能跟著貼吧漢化版的用語,然而也應該記錯了不少?至少失落靈魂的對白我真的沒有背下來,於是直接用自己的方式翻譯,我可不想再看到小花第三次冒出來叫我別重置了…(其實就是懶得找實況)

無論如何,翻譯這篇時我還是翻得滿開心的。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請大家按進原文,為作者點Kudos哦。
授權書請參考我之前翻譯同作者的另一篇文

评论(2)
热度(21)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