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HQ同人]同共踏出的一小步

CP:日月日
注意:也是滿清水的,常見的一方總是對著另一方告白而另一方長時間沒有回應的梗。
算是少有真的集中描寫愛情的文?(笑
時間點不明。

+

日向某天突然發現,喜歡上一個人可以是一瞬間的事。

當天放學後,日向如常與烏野排球部的成員一同練習:高年級的在練發球,一年級的在互相傳球。山口本來準備傳球給影山然而不小心用錯力度,球跳得很高,並往山口對面的日向掉下來。

日向認為自己跟得上這球,他一直都在盯球,就如某雞冠頭前輩曾經說過能盯球攔網的人永遠都是勝利者。然而這突如其來的一球也有點嚇他一跳,當他反射性地向前踏步準備接球時,一個高大的身影遮掩了視野。

月島擋在他面前,長而結實的手臂伸出,就如攔網時般把球扣過不存在的網,將球打到地上。

雖然整個動作只有一瞬的時間,日向卻目瞪口呆地盯住月島的背影,忍不住瞪大眼睛,看著金髮青年的汗水如何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阿月對不起!」山口反射性地喊,月島唔了一聲從地上拾起球,再苦惱地看了下手上的排球,沒有理會影山的咕噥,準備回到自己的位置。

然而在金髮青年的目光無意識地瞄倒日向的時候,日向感到自己的心用力跳了下,他只能盯住月島一個字也不能說,直到月島板起臉:「你這是什麼表情,矮子。」

日向眨眼,難得他居然不會因為「矮子」這個稱呼生氣,也沒有對月島搶了他剛才應該接到的球而煩躁。他本來不知道這是為什麼,直到山口把手掌放在他的眼前搖了搖,擔憂地望向自己,日向才想起他之前在電視看過有演員提過的這種感覺。

「月島,我似乎…不對,我喜歡上你了。」

他有點難以置信地把話說完,同時月島──還有山口的臉都變紅,然後影山用力拍他的頭大聲咆哮:「呆子你說什麼?你喜歡那混蛋眼鏡!!?」

接下來日向發現他被整個排球部的成員包圍──儘管在途中,他的告白對象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

日向是一名只要下決心就不會輕言放棄的人。

他憧憬小巨人,所以就算被友人說成不可能他也成功考進了烏野高中。

他喜歡排球,所以就算一開始要與那混蛋影山合作,他也盡可能接下影山出色的二傳,加入排球部,而本來討厭的影山也成為他在球場上唯一無二並且信賴的搭擋。

而現在他發現自己喜歡月島,雖然他並不知道為什麼偏偏會是月島,不過既然喜歡上就是喜歡上,叫他日向翔陽什麼也不做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於是他決定第二天晨練的時候一直站在部室門口,告訴每一名前輩們他準備要再次告白。前輩們多是拍他的頭為他打氣,也有些人選擇呆在部室裡說想從暗處鼓勵他(他並沒有聽到後面那些「咦影山你為何在這裡平日你應該立即衝去練習了」「怎可以錯過看那混蛋眼鏡出醜的樣子」「沒錯,我有種感覺我不留下來會過錯世紀最偉大的一幕」「緣下你是這種性格嗎…」「旭你不也在這裡!」),於是日向感到自己膽子壯了點。

直到月島出現,日向覺得自己的心再次跳快了一拍子。月島看到他的時候立即咬住唇後退了一步,旁邊的山口也隨即停下打招呼的動作,目光於日向與月島之間來回轉。

好不容易日向終於把緊張引來的反胃感咽回去,用力吸氣。

「月島,我喜歡你!」

他的聲音非常響亮,而月島的臉再次變紅。「等等,你不懂得什麼叫害羞嗎!?」月島著急地說,然後日向身後傳來吹口哨的聲音。

「嘿嘿,你們真合襯呢~」

「咳!不要讓戀愛太過介入練習的事哦。」

「看看月島的臉好像蕃茄~」

「混蛋眼鏡,你也有今天了。」

月島的臉越來越紅,日向只能向身後的前輩們與影山歪頭,剛才的告白比想像中更花氣力,使他腦子有點亂七八糟。然而他昏亂的腦袋還未分析到現在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月島便已轉身大步離開,山口立即向大家鞠躬追上去,引來身後的人們吃笑。

十分鐘後山口回來,雖然沒說什麼卻一直對著體育館入口皺眉,而月島整個晨練也沒出現。

+

當然,日向並不會因為一次的失敗而放棄。對他而言,這場告白就是比賽,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把心意傳達到月島心裡。

而他下定決心一定要取得勝利。

於是在午休的時候,他追上了在小賣部的月島。月島一看到他立即臉都青起來並左顧右盼,當然日向並不會在那麼人多的地方進行告白。排球部的大家是一回事──畢竟他們已經全都知道日向的感情;問題是面對其他不知情的人日向自問也會覺得尷尬。

他向月島微笑,示意月島跟他一起走。月島再次看了看四處的學生,接下來煩躁地嘆氣,一言不發地跟在橘髮青年身後。

直到兩人走到校園後方的小花壇旁邊,日向覺得現在安全了,便深深吸氣,興奮地向月島大喊:「我喜歡你!」

月島咬牙咕噥了一聲,當他張嘴打算說些什麼時,日向身後傳來今早聽過的口哨聲。

轉頭,原來是田中與西谷前輩站在花壇的轉角處傻笑。「呀,不用管我們,你們繼續。」西谷朝兩人伸出了大拇指,日向立即朝兩名前輩揮手,再次轉向月島的時候他見到金髮青年把手指伸進眼鏡裡低頭掩住眼。

「月島?」日向有點擔心月島是不是太肚餓而頭痛,月島好像未吃午餐吧?

「呀──是、是,謝謝。」月島擺擺手回了一句便轉頭離開,沒有起伏的聲線叫日向扁嘴,明顯他的感情還未成功傳達。然而如果月島想吃飯的話日向也沒有打算讓月島餓著,畢竟他們都是運動員,沒有好好吃飯就會沒力氣打排球呀。

好!接下來他一定要成功傳達!

+

漸漸地,日向對月島告白成為了排球部的日常。只要見到月島,而四周沒有排球部以外的人時,他都會對月島說我喜歡你,而他總是收到無感情的「謝謝」作回應。

看起來月島並未承認日向的告白,但同時,金髮青年並沒有回絕。日向並不打算思考如果被回絕的話他會做什麼,因為這是一場他絕對不能輸的比賽。

而且他發現最近月島也變得不怎麼逃開了,之前每一次告白後月島總會說謝謝後急步離開,最近月島單純擺擺手道謝,偶爾盯住在旁邊吃笑的前輩們,儘管臉還是有點紅不過沒有之前那樣子帶著生氣的表情,現在只是看起來是有點煩躁。

日向認為,他的前進方向是正確的。

所以他繼續他的表白大作戰:每天晨練都喊一次我喜歡你,如果月島在練習中做到一些帥氣的動作他也會立即大喊喜歡你,午休的時候在走廊碰上他會小聲地說喜歡你,放學後練習開始的時候他亦會對月島大喊我喜歡你我們今天一起加油吧!而回家時他會向月島道別說我喜歡你明天見。

月島每一次都只是回應一個謝謝,排球部其他成員一開始都會吃笑,然而最近大家似乎習慣了於是把這表白當成了平日一定會出現的風景。過了一段時間影山開始覺得煩躁問日向「你到現在還不厭呀?」可是這對日向而言是一個奇怪的問題。他並不會覺得厭,畢竟喜歡月島與喜歡排球同樣嘛。「難道影山覺得打排球會厭?」

結果影山單純板住臉不再作評論。

+

日子飛馳,離日向第一次告白已經相差一個月。對日向來說月島依舊是每天閃閃發光偶爾說些令人生氣的說話不過整體而言還是喜歡的對象,不過他發現有些東西改變了。

他希望自己得到的不只是一個謝謝。

參與排球比賽的人總渴望自己能夠於球場上取勝,而日向渴望月島能夠明白他的心意,只可惜謝謝並不代表已經達成目標,儘管他並未失敗,卻也還未獲得勝利。

這種想法叫他非常不甘心。

可是他不能輸,他不想輸,所以他依舊會每天滿臉笑容地向月島大喊我喜歡你,他覺得自己的笑容開始有點牽強得發痛只是他並不會承認失敗。

月島依舊單純道謝,可是比起之前那種沒有表現出煩躁以外的任何感情,金髮青年最近常常對日向疑惑地提眉,不過接下來什麼也沒有說,而日向亦不作追問。

問題是,繼影山過後,今天輪到菅原前輩主動找他,指出:「日向,雖然這樣說也許會很抱歉不過…為何不考慮放棄呢?如果不喜歡的人一直向自己告白,無論是你還是月島也挺可憐的。」

不過日向單純搖頭,表示他還會繼續下去,因為呀…因為月島沒有回絕他代表他還未輸。

別人都說他太矮不是打排球的料,日向亦知道自己實力還不夠,但他不也一樣撐過去了?

所以這次也,所以這次也…

「日向。」

橘髮青年抬起頭來,他沒有發現自己站在通往部室的樓梯下,立即誇張地四處張望。

對了,今天最後關門的輪到他與東峰前輩…不過…在他面前的並不是東峰,而是自己整整一個月裡的告白對象。「東峰前輩呢?」他疑惑地問,他沒有料到最喜歡的排球時間完結了後自己就開始失神,只得慌張地繼續找尋三年級前輩的影子。

「我請他先回去了。」月島用指頭轉了下鎖匙圈,然後不在乎似地將其放進口袋裡。「日向,我有話要跟你說。」眼鏡青年依舊保持沒有感情的語氣,擺擺下巴示意日向跟上。

反正本人也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應該怎麼辦,日向只能小步跑到月島旁邊,回想起來,這是難得他能跟喜歡的人獨處的時間,叫他的心忍不住猛力跳了下。「月島,我果然很喜歡你。」現在的氣氛讓日向不禁朝月島擺出他最燦爛的笑容,然而他沒有得到往常的謝謝,而是月島皺眉的表情。

直到月島停下腳步,日向也跟著停下腳步。野生的直覺告訴日向接下來兩人間的對話如果用排球比賽作比喻將會是決勝局。

「為什麼?」月島小聲問:「為什麼你總是向我告白?」

「那當然是因為喜歡你呀,還有為什麼?」這次日向真的疑惑了。

月島咕噥了一聲,就像是金髮青年教他與影山家課時總是擺出的生氣表情,使日向有點畏縮。「不,我想問的是,為什麼偏偏是我?」

這個問題,日向也問了自己好多次。因為月島帥氣?因為月島在球場上是閃閃發光的?可是前輩們也很帥氣,而且排球部所有人只要上場都是閃閃發光的,月島只是平常也會閃閃發光罷了……可是為什麼會是月島?「我不知道。」他只能老實地回應,這次月島真的嗤了一聲,叫日向感覺不滿。「什麼嘛!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嘛!」

「問你這小腦袋這種問題真是多餘的。」月島低聲抱怨,使日向忍不住更賣力扁嘴。

然而下一瞬間,他發現月島在微笑。

雖然不是很明顯,月島卻真的在笑,而且不是那種嘲諷的笑容,而是…他之前沒有見過的…

日向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浮起來一樣,心臟還被填滿了。

說不定這就是理由?

不,不對。他當初發現自己喜歡月島的時候並沒有這種心臟被填滿的感覺,那現在的到底是…?

「月島。」聲音在日向能好好思考前就從嘴裡鑽出:「你一直都沒有回應我的告白…告訴我,你的答案是什麼?」

說不定他一直都在害怕聽到月島的回應,因為就算多想自己的感情能有回報,菅原前輩卻說得對,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一直向自己告白…說不定月島也很可憐。他本來只想要讓自己的心意能傳達,他把這場告白遊戲當成是他不能輸的比賽…

可是現在已經變成了另一種更加深刻而且更加難懂的東西。

月島掛著樸克臉,盯住日向一段長時間。「…如果是一個月前,只要前輩們不總是在你告白的時候出現的話,我想我應該已經拒絕你了。」

日向覺得自己的心被刺痛了一下,來了,他一直潛意識叫自己不去思考的結果。「是這樣呀…」他垂下頭道,月島不在前輩面前回絕他是想給他一個下台階吧,真不知道應該感謝前輩們還是怎樣。

「…只是…在中途開始,前輩們似乎都習慣你這種不願一切向前衝的告白方式,不再總是藏在奇怪的地方了,不過…」日向抬頭見到月島把手按在頭上,然後他被猛力盯住,叫他不禁倒抽一口大氣。「你總是出現在我腦子裡,因為你的告白,我這個月總是常常想著你,想著為什麼你會突然對我告白,想著這是不是你發現了什麼新的欺負人的方式還是說你本來就沒有什麼容量的小腦袋終於都燒壞了──」

「喂!真失禮!」日向不禁喊道,可是月島並沒有因此停下來。

「──可是我也想不到答案,這真的讓我覺得很煩躁。」月島的眉頭更深,日向突然有種說不定月島準備在學校裡打死自己的感覺──等等,真的有可能!畢竟現在沒有人。

「所以,呃…」日向覺得自己縮得有點小,可惡為什麼他要害怕月島了。「所以月島你是打算…?」回絕?像過往一樣什麼都不做?還是真的跑去殺了他?

月島嘆了一口氣,接下來,他彈了一下日向的眉間,橘髮青年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忍不住閉上眼睛。「我想了很久,直到昨天,我終於都得出來了一個結論:我完全不知道我對你這種是什麼感情。」月島小聲道,儘管語氣是苦惱的,可是就在此刻,金髮青年臉上再次展露出剛才的笑容,是那個讓日向覺得心臟被填滿的微笑。

他本想反駁說:「結果月島你也不知道嘛!」可是,那張笑容使日向此刻完全失去語言能力。

「嘛,不過你也是什麼也不知道就向我告白了吧?」儘管用語依舊刺耳,可是從月島的語氣裡感覺不到嘲諷:「本來我並不喜歡這種不熟悉我的人單方面說喜歡我的情況,不過…唔,如果你同意,也許我們可以嘗試。」

日向有一瞬間覺得那個「唔」藏了些什麼,可是他並沒有心思去多想,因為這代表了…這難道代表了…「月島你喜歡我?」他衝口而出,金髮青年的臉於瞬間變紅。

「你沒有認真聽的嗎?我說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感情,單純是嘗試…」

可是日向已經聽不進去,他只知道他並沒有被回絕,而且月島還說想要跟他嘗試,他的告白有成功傳達到而他現在只能──「月島!!我喜歡你!」

「哇!」下一秒他發現自己已經撲進了月島懷裡,金髮青年向後退了兩步,抱怨著:「別突然跳過來呀你這小野人!」只是緊緊抓住日向背後的雙手使日向忍不住更加靠進對方懷裡。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心都要跳出來了,這到底是什麼?與他一開始喜歡上月島時的感覺不同,現在的深刻與滿足感並不是用排球比賽就能作比喻的。

他聽到月島再次嘆氣,並感受經歷過訓練洗禮的身體如何慢慢地放鬆。兩人就這樣互相擁抱了一段時間,直到金髮青年輕輕推開,日向才再次觀察到月島現在的臉。

他相當肯定,月島此刻的表情會永遠藏在他的心裡。







========================
後記:
原來的目標是不超過二千字…結果出來是五千字(遠目
這篇文算是用來表情自己心目中日向與月島的戀愛觀吧。
我總覺得,日向會是那種比較容易一見鍾情的人,而且不會糾結太多鼓起勇氣就直接表白(雖然在這裡他是不小心就說出來的XD)
而月島則是那種感情需要長時間泡浸的人,而且又不能肯定自己的情感而一直糾結,最後就算想說句我喜歡你也得花九牛二虎之力XDDD

當然,在這篇文裡他們只是開了個頭,也許我寫得不夠明顯,不過日向最後是從迷上一個人變成真正地喜歡上一個人,而月島依舊對於承認自己的感情擁有一定困難的地方。不過至少他們都向前走了一步,接下來就是真正的互相理解與更多的接觸來加深感情這樣。
嘛,文章應該也有些不合理的地方,請大意略過吧XD
第一次寫日向視角,結果比想像中有趣呢WW

评论(4)
热度(17)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