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HQ同人]雛鳥(連載←巨誤)


「你是否曾經夢想成為勇者?」

「就像是RPG的主角一樣,與同伴一起打倒魔王,拯救人民。」

「在旅途中獲得珍貴的友情、人民的支持還有榮譽與金錢。」

「你的故事會被世人歌頌流傳。」

「……」

「你想要,成為勇者嗎?」

+

雛烏


注意:
烏野一年五人組友情中心,除了開場以外基本為架空世界的劇情。
無CP,亦無任何出現CP的預定。
世界觀比較大的關係,當中可能有些部份會被簡略。
與FHQ的設定也沒有任何關係。

+

這裡是烏野高中。

離正式上課還有大約半個小時,學校裡第二體育館響起排球被叩下,還有球鞋啜地的聲音。

一名眼神鋒利的黑髮青年將排球猛力叩到對面,排球落到邊界最接近出界線的範圍然後飛彈至後方的牆上。於所有人都安靜望向剛才的叩球隊友時,烏野高中男子排球隊的隊長澤村大地拍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好了,現在休息五分鐘。」

很快,一名長有金色半長頭髮的小個子女生便跑到剛才叩球的黑髮男生旁邊。

「影山同學!請!」

「哦,謝了。」影山飛雄冷靜地接過排球隊經理人谷地仁花給他的毛巾與營養飲料,沒有理會女性同級生跑到另一邊繼續分發。

「這是山口同學還有月島同學的份。」

「謝謝妳,谷地同學。」

「謝謝。」

四名排球部一年級的成員很自然地集中在一起──其實也不是說很自然,考慮到影山與整個排球部裡長得最高的男生月島螢之間不算友善的關係──而長有一頭墨綠色頭髮的少年山口忠則開始與谷地活躍地聊起來。

月島不太關心地聽著山口與谷地大聲討論剛才影山在扣球訓練裡所扣的球有多厲害,然後注意到被討論的對象正盯住了體育館入口。

「哦呀?國王的玩具今天不在,國王心情不太好呢。」

「你說什麼!?」影山立即向在奸笑的月島回嘴,嚇得餘下兩名同級生立即打斷對話,將視線轉向一觸即發的火勢。「別喊我國王!而且我才沒有心情不好!」

「不過影山今天練習扣球都比平常有氣勢…連旁邊的東峰前輩也被嚇得發抖…」山口小心翼翼地道,引得影山整個人走到他面前,叫他立即後退。

「我扣球有什麼問題了?我一向都是這樣。」

「嗚呀,國王的玩具不在就立即向我們這些庶民發脾氣了呢。」

「你說什麼月島呆子!」

「嘩呀呀呀呀呀!月、月島同學請不要再挑釁影山同學了哇哇哇!」

「那邊給我安靜!!」從遠處傳來隊長的聲音,於是月島立即變回無表情一言不發,而影山則罷出一張被驚嚇的同時好像在忍住什麼的臉。

「…不過今天日向真的很遲呢。」山口小聲說,望向體育館入口:「平常他與影山都是最早來到,然而今天直到現在還未出現。」

「誰知道那小矮子是不是走到一半迷路了。」月島再喝了一口營養飲品,眨眼,注意到山口投向他的和藹目光,而他只能回以疑惑的眼神。

谷地倒是因為月島的話而慌張起來:「迷、迷迷迷迷迷路?日向會不會迷路跑到很多壞蛋的地方,接下來被打劫…嗚呀!說不定因為日向身上沒有多少值錢的東西而把他暗殺…」

「谷、谷地同學!冷靜!」山口顯得同樣慌張,引來月島的嘆息。

「好吧,那小矮子只是因為在上課路上碰到一頭流浪貓之類的,嗚呀──那小貓咪的眼神真的很楚楚可憐啊──真可惜又不能帶牠上學啊──可是由良心又過意不去啊──結果在那邊掙扎了好久結果遲到了…話說國王你別用你那眼神盯住我好不好。」

「可是,如果那呆子只是…因為…貓咪的話…」

「影山同學喜歡貓咪?」谷地眨眼問。

看到影山一臉生氣…應該說是尷尬地咕噥了一聲,臉紅點頭,月島放棄再作假設。「當我沒說過吧,再說被暗殺或者碰到被拋棄的貓根本就…」

「不,說不定阿月你真的說中了…」山口呆呆地道,望向體育館入口。他的目光吸引其餘同級生一同轉向體育館,發現他們從剛才開始便在討論的日向翔陽正站在入口的一角,抱住了非常可疑而且還在抖動的小袋子,向眾人揮手的同時又賣力做安靜的手勢。

從門口傳來的貓叫聲使二年級前輩西谷夕立即轉頭:「喂?剛才是不是哪裡有貓叫?」只是此刻日向已經藏了起來。

數秒後,月島以非常無感情的聲音告訴其餘同級生:「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

結果包括不太情願的月島在內,同級生五人於體育館後方集合。而日向帶來的貓,並不如四名同級生所猜想的那樣精神奕奕。

「怎會這樣…」山口擔心地道,谷地在他旁邊慌張地尖叫些什麼暗殺呀之類的東西。

畢竟被日向小心地放在地面的淺色棕毛貓顯得滿身傷痕,眼睛也張不開,喘氣聲很響,偶爾也會有些微弱的嗚咽。影山用力盯住半昏迷的小貓並想要伸手,很快就被月島拍開:「等下國王,你想搞死這孩子嗎?」

「月島呆子,我才沒…!」影山立即反駁,但很快被月島無言的眼神壓力弄得別過頭:「哼!」

「那個,日向,這情況還是對前輩們說清楚比較好吧?就算是隊長,看到貓咪傷成這樣也不會忍心趕走的。」山口憂心地指出,谷地也在旁邊賣力點頭。

「我本來也想告訴前輩呀!可是…可是我之前聽到菅原前輩對東峰前輩笑著說隊長最討厭貓了!甚至還想要把那頭吊著死魚眼毛髮亂七八糟還常常在奸笑的黑貓給煎皮折骨什麼的…」日向慌張地指出,月島立即在旁邊掩嘴噴笑了一聲。

「…他說的是黑尾前輩吧,而且我懷疑那到底是隊長真心還是菅原前輩在誇張。」

「咦?……呀。」日向先是對月島瞪大眼睛,然後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接下來用力搖頭:「那我不是白擔心了!!」

「黑尾前輩…音駒的隊長?」影山非常苦惱地思考,腦中開始冒出黑尾與貓咪的比較圖,努力找尋兩者之間的相似之處:「他是貓嗎?可是日向不是說他是雞?」

「既然是誤會,那還是告訴前輩吧。」山口指出,有點想要苦笑。

「嗯!再、再這樣下去這孩子說不定會很痛苦…」雖然沒有剛才那麼慌張,不過谷地依舊滿身發抖。

「那麼我去叫前輩!」日向大喊,打從算蹲地的動作跳起來,就在這個時候貓咪突然用力瞪眼,於下一瞬間來自小貓所作出的行為嚇得日向失去平衡差不多摔倒。

「咳!我…我這…這裡是…」棕貓抬起受傷的身體,眼睛半垂地四處張望。

「阿阿阿阿阿阿月!貓!貓!貓!貓說說說說說說話了!」

「吵、吵死了山口!」

「難難難難難難難道貓咪死之前會說說說說說話嗎我的小小心臟呀呀呀!」

「冷、冷冷冷冷冷冷靜點谷地同學呀呀呀呀呀!」

「這貓會說話,好帥!」

「影山你的反應會不會普通了點!」

「……」棕貓掃視眾人的反應,接下來整個身趴倒在地,嗚咽了一聲。

「你沒事嗎!」谷地立即靠前伸手,在最後關頭阻止自己碰到貓咪身上明顯染有淺色血跡的傷痕。

棕貓用力喘氣聲讓所有人都止住呼吸,第一個回神的是影山:「喂,這樣下去不會很糟?」

月島眨眼。「…日向,快點喊前輩來。」戴眼鏡的青年咬緊牙關阻止驚慌借由聲音出賣自己,而被呼喊的青年抖了一下,只能一臉發呆似地點頭,又一次準備好轉身。

「不行!」棕貓大聲呼喊,叫日向茫然地回頭。「你們是…烏野的一年級嗎…聽我說,快點逃,不要接近我,否則、咳!你們會…」

「咦…」

眾人還未理解發生什麼事,二年級前輩緣下力的身影於體育館的轉角處出現:「日向?你來了?你們在那邊做什麼?」

「別過來!」那頭貓大喊,忽然一道刺眼的光芒從小動物身上發出。五名烏野排球部一年級唯一可以做到的只有本能地用手臂掩住眼睛,在下一瞬間,像是從高空跳下去的感覺襲向眾人。

在失去意識的之前,五位高中一年級的少年少女,只能見到光茫從他們上方退卻,並一同墜進了無止境的黑暗裡。




「…來吧,Game Start。」





沒有待續(炸


==============================
後記:
真的沒有待續WWWW我連校對也沒做WWW
也許如果有心情會寫下去,不過成坑的可能性也超大就是WW
其實這個梗比起成文我反而更希望能做成RPG…可是我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去做呀WW
嘛,也是因為這種想法,我才盡可能不集中在任何一人的視角…儘管我覺得我好像有點偏心月島(滅
五個人在RPG世界的職業呀(與FHQ有差別),部份城市國家的設定呀,魔王呀(沒錯是有魔王的而且那不是及川),這五個人各自的成長故事還有加深友誼的情節甚至是結局安排等等都已經有想法了。
比較缺的是細緻的設定還有推動情節、城市特色的部份等。
而且想想看,這不會很有趣嗎?
缺乏責任感總是向前衝差不多害同伴們受傷的日向,只急著快點回到現實世界打排球於是總是與同伴們吵架的影山,不自覺地把看照所有人當成自己的責任而壓力很大的月島,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有很強大的能力而開始有點不想回去原來世界的山口,還有就是害怕自己在拖後腿的谷地…
好想寫他們在異世界的成長故事,問題是我沒有那麼多時間與腦洞寫連載(還有手在痛)

於是…請把這篇看成是我單純想要把腦洞丟出來的段子(喂
我真心喜歡烏野一年五行人呢QVQ

评论(10)
热度(29)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