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HQ同人]櫻下

CP:影菅
注意:梗來自之前在自家BLOG回答12人亂配物語時其中一題,反正就是畢業梗
說是CP倒不如說是影山+菅原…
也許有點OOC?


+

粉紅色的櫻花,於蔚藍的天空映襯下相當可愛。
然而,無論是多漂亮的櫻花,總會有散盡的時候。
望向猶如細雨般落下的花瓣,菅原孝史握緊手裡放有畢業證書的圓筒,不禁咬唇。

「我居然也畢業了!」
東峰那雄壯的聲音撕喊,一手用力握住畢業證書,另一手則在賣力抹淚。
在旁邊的澤村輕輕拍向東峰的背,苦笑吐嘈:「你當然會畢業,為什麼你搞得自己好像留級了五年的大小孩呀!」
結果引來東峰哭得更用力:「我也希望可以再留五年呀!那樣的話現在還可以繼續打球!」
「旭你真是大小孩嗎!?」
看到這個畫面,菅原亦忍不住吃笑。
他也不是無法理解同級生的感受,畢竟對於烏野排球部的三年級生來說,他們的高中生涯實在是漫長卻又不足夠的時光。
還能記得自己與澤村及東峰一起加入排球部的時候,隊伍努力比賽卻在最後被打敗。然後烏養(前)教練因為身體狀況而引退,追隨烏養名義的後輩亦因此而離開了不少。不過很快出色的新生們選擇加入烏野,以現在這個隊伍出戰縣選然後打進全國大賽…
真的真的,經歷了不少。
卻又覺得非常不夠。
「以後再也不能跟隊長還有菅前輩與旭前輩打球了…嗚!」
日向的哭聲跟東峰的可以比,再加上西谷與田中這兩名熱血漢子,烏野排球部這一行人完全成為了哭泣四重合唱團。也難怪月島會掩住耳朵躲到一邊去,就連山口也在默默擦淚。
不過不行呢,先不說感情豐富的日向,田中和西谷,你們都已經三年級了哦,雖然跟接的隊長是緣下,可是你們一個成為了王牌,一個是我們烏野的守護神,不給後輩們做好榜樣的話應該怎麼辦?
說到緣下…接下來這個隊伍就交給你了。隊友們都有各種相當突出的個性,壓力絕對會很重吧?不過你會做到的。你本來就是同級生的頭領,你要相信你的羽翼能夠再包容更多雛鳥,所以排部球拜託你了。
木下還有成田,你們的進步大家都看得見,所以不要自卑。你們成為三年級後,希望你們可以分擔一下緣下的壓力,指導你們的後輩們成長。
…對呢,還有日向,也許你還未想到,可是很快你也會成為前輩哦。你的話一定沒問題的,後輩們也一定會喜歡你。
月島,對自己坦白一點的話你也可以跟大家一起歡笑哦。你是我們烏野的理性,接下來烏野的防禦面也交給你了。
山口,你的努力,我肯定月島還有其他人都會看到的。加油哦,我相信你也清楚的:你的路是只有自己掌握。
影山…你也會…沒問題的。

在這瞬間,各式各樣的心情突然如巨浪般翻向菅原,他不自覺地抓住胸膛,淚水突然想要從眼眶決堤而出。
──他們會沒問題的,相信他們。
儘管理性這樣告訴自己,可是感情上,菅原直到此刻依舊想像不到後輩們的身邊再也沒有自己的風景。
「菅原前輩?」他聽到成田問道,這叫銀髮青年立即回過神來,隨便擦了一下眼睛,擺出他希望是安慰的笑容。
「呀,對不起,這種日子難免會有點感傷…可是沒事了哦。」
他伸手按撫成田的頭頂,叫後輩臉紅地咕噥了些什麼。
不過再這樣下去他真的無法子再正常微笑,於是銀髮青年擠出最後的毅力,向澤村笑了笑:「對不起,大地,我先上洗手間。」
他沒有等澤村回應便跑掉。菅原知道澤村絕對會理解自己現在想要自己一個人待著的心情,畢竟已經是三年的同伴,有些東西不需要說出來彼此也會理解。

菅原放任自己在校園的一角哭泣。
他沒有喊得很大聲,然而各種的感情都被牙齒擋住,只差一步就會失控。
明明已經下了決心在今天要笑著接受後輩們的送別,明明不想要在大家面前哭成這樣了。那為什麼他還會忍不住?這堆亂七八糟的情感到底又是什麼一回事?
如果是在排球場上,自己擺出這種樣子的話隊友們都會擔心的。作為二傳手他需要好好觀察隊友們的表情與狀態,他需要指示同伴們如何走向勝利的道路,雖然他的出場時間比影山要少,不過這些依舊是他的責任…
本來,是他的責任。
可惡。
明明是直到現在影山也無法做得好的事情。
手心好痛。
明明是…只有他才可以…

「你沒事嗎?」一把熟悉的聲音從身後響起,轉頭,發現影山正歪頭望向他,叫菅原內心一慌。
畢竟烏野的後輩們都非常尊敬他,他現在這副樣子應該怎樣面對影山?
怎麼面對在一瞬間前他還在羨慕的那個人?
無論如何,他再次賣力抹淚,呼喚出自己已經見底的毅力擺出笑容。
「影山,我沒事,怎麼了?」
黑髮少年眨眼,好像在思考些什麼,然後影山以平常的聲音說:「隊長叫我找你,大合照。」
菅原不知道影山所指的隊長是澤村還是緣下,不管是哪邊也有點寂寞。
「呀唔…抱歉,我很快就來。」他感到自己的笑容已經開始崩潰,可是對方是影山的話,應該不會看出哪裡有問題:「你先走吧。」
然而,平日很聽他說話的影山卻完全沒有任何行動,只是一直盯住他。
這害銀髮青年有點狼狽:「影山?」
被呼喊的青年再次用力眨眼,然後盯他的眼神顯得更用力。如果是別人說不定會以為影山正準備揍自己,可是菅原知道影山並不會這樣做。
黑髮青年在下一秒,舉起了手裡一直捧住的排球。
「來一起打球吧。」
「…呃?」
「因為前輩你看起來很想跟我們打球呀。」
影山理直氣壯地指出,從鼻子噴氣。這畫面使菅原的嘴角不自覺地向上歪,然後,嘿嘿般的自嘲逃離了嘴巴。
是嗎,原來是這樣呀,單純是想要跟大家繼續打球,單純是想要以現在的隊伍繼續上場,單純是…
單純是自己不想放棄排球、不想放棄現在的隊友們罷了。
「是呢!」淚水又一次忍不住,然而這次的笑容並不需要硬擠出來。說不定影山會覺得他現在的表情很搞笑,又或者不會,畢竟那是影山。
然而黑髮青年難得的微笑告訴菅原:影山能理解他現在想要面對排球、面對大家的心情。
所以菅原已經再也沒有哭泣的理由,甚至再也沒有去羨慕、去自嘲的理由。
最後一次抹去淚水,菅原用力拍向影山的背,指示後輩現在先回去他們的隊友身邊一同拍大合照。

──謝謝你,影山。

看到眾人朝他們揮手,然後自己的手被影山牽住將他拉前去加入站在櫻海下的烏野高校排球部…
菅原此刻的笑容是今天最棒的。

──有你當我的後輩實在太好了。






======================================
後記:
本來只是想打個500字左右的段子,現在這個是什麼一回事(死
事實上,之前無聊用HQ玩了玩那個很老的CP亂配遊戲,影山跟菅原被組起來的次數也不算少,然後我開始發現自己說不定有點喜歡影菅?畢竟答題時他們相關的梗都有認真去想…
然後嘛反正也難得有空,自己另一篇應該要在月尾前交的文又死活生不出來,結果就抽了那邊其中一題回答的梗並寫長了。
可是我沒有想到會寫得那麼長(掩臉
也用了很久沒用的排版模式。
是說,因為 @棉毛裤小王子 說喜歡東峰哭哭所以一開始那部份我才這樣寫的(喂


评论(2)
热度(9)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