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鑽A]無題段子(一)

CP:御澤御
交往了大約一至兩個月的設定。

+

「御幸,如果明天就世界末日,你會怎麼辦?」

這句突如其來的說話成功讓戴眼鏡的青年停下把漢堡放在口中的動作。

美食掛在空氣裡被遺忘,御幸一也向坐在對面的年輕人眨眼。

年紀比御幸小一年的後輩,澤村榮純,繼續一臉不在乎地邊吃漢堡邊翻閱桌上的棒球雜誌,就像是剛剛的問題並不是從自己那充滿了漢堡扒的嘴巴裡吐出來。

唔…這算什麼?御幸忍不住想。無論如何,平日少根筋的澤村會想到那麼哲學的話題實在令人有點錯愕。也許是雜誌上寫了些什麼東西突然讓眼前的青年動腦子,可是運動雜誌會談到哲學嗎…如果澤村讀的是少女漫畫那還說得通…

「…是呢。澤村會怎麼辦?」於是御幸曖昧地回應,把食物放進嘴裡假裝自己沒有被嚇到。

視力較好的青年先是向前輩擺出懷疑的目光,感覺那句「不要用問題來回答問題!混蛋御幸!!」已經掛在後輩的嘴角。好在澤村沒有真的連著食物渣滓一起把這句說話噴出,否則坐在對面的御幸絕對會首當其衝。

「算了,忘了我們偉大的御幸前輩根本就不懂浪漫,問了個無聊的問題真抱歉了。」較年輕的少年誇張地道歉──或者應該說成抱怨。御幸忍不住笑了笑,沒有錯過年輕人臉上的紅暈。

老實講,從在快餐店吃薯條加漢堡這點開始,他們之間的氣氛就沒有什麼浪漫可言。可是當你把所有事情都交給眼前的小鬼頭安排(「我一定會讓你擁有一個難忘的約會!」澤村自稱大爺當時非常自信地搥胸道),你就會料到事情不會如預期般發展──天知道這傢伙找了一所很受歡迎的餐廳後居然忘了訂位置。

嘛,選擇跟這小鬼交往的自己腦筋某處也絕對是出了什麼問題…御幸略帶無奈地思考,不過包含這點在內,澤村的存在本身就是爆發出無數驚喜的煙火。

跟澤村榮純的相處總是為御幸心底某處帶來對未知的興奮,無論是球場上精彩的投球,還是像現在這種由高級餐廳變成速食店的詼諧。七彩的感受每次都使御幸對眼前的存在更是迷戀,於是他用沒有握住食物的手掌托臉,一臉滿足地朝他的交往對象回應:

「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那麼我在餘下的時間,會一直待在你身邊…」他頓了頓,朝澤村張那俗氣少女漫畫主角似的表情哼了一聲:「…看著你怎樣咒罵做這個決定的神。」

「那什麼鬼?」澤村由本來的臉紅變成一臉厭惡,叫御幸不禁大聲吃笑。

「嘛~嘛,你難道是會那麼簡單就接受明天世界會末日的傢伙?」

較年輕的少年睜大眼睛,接下來整張臉都變得比之前更紅,站起來用力拍桌指向御幸:「可惡!!混蛋御幸!你這是反諷我不懂浪漫嗎!」

「我才沒有這麼說呢~澤~村~君~」御幸亮牙而笑,欣賞眼前少年尷尬的臉,而且老實說這是什麼氣氛?與其說浪漫,不如說整個情況都變得相當好玩。

哈哈,快看看那塊脹得越來越紅的汽球!天呀,要從澤村身上擠出所謂的浪漫氣氛果然是一件相當難的事呢。

不過御幸並沒有感到不滿,畢竟他的交往對象就是這樣子一個有趣的人。

…如果明天就是末日…說不定只有在這一瞬間,御幸認為他會樂意待在澤村身邊,滿足地迎接世界的終結。





P.S.之後御幸有好好道歉了WWW

评论(8)
热度(18)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