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鑽A]我們才剛站在起跑線上

CP:御澤御

注意:御幸畢業梗。清水

首發於百度,這個是再校了校的版本。


+


「呀!終於都找到你了!混蛋御幸!!!!!!!」


棒球練習場的入口傳來劃破天際的高叫,被呼喊的青年亦不禁抖了一下,才緩緩轉身。


聲音的主人雙手放在嘴邊作為擴音的方式,雖然在這遙遠距離下他幾乎看不見對方的表情,然而御幸一也相信,作為他後輩的那個孩子,澤村榮純──


此刻正朝他擺出一副要殺人的臉。


「怎麼了──澤村──?」


御幸亦把一隻手放在嘴邊大喊,另一隻手握緊畢業證書,依舊站在訓練場上屬於棒球捕手位置。


澤村大步跑進訓練場裡,然而──或者也許算是在預期內,年輕人於投手位置停下腳步。在這個位置更加能清楚看到澤村的表情,年輕人雙手拍臉,一改之前那準備吃人的表情,變成了徹底的認真。


「咳!」少年誇張地清噪子,那孩子般的可愛行為使御幸不禁無奈地勾起唇角。「咳咳!御幸前輩!!今天是前輩們畢業的日子,雖然前輩平日是個混蛋,不過按道理還是得感謝御幸前輩這兩年來在棒球隊裡對我的指導!」


澤村站於投手位置朝御幸一本正經地鞠躬,這下輪到御幸忍不住大笑出來。嘛嘛,真是典型的澤村。就算平日相處時完全不懂得把他當成前輩,在最後的最後還是那麼注重禮儀。


他搖搖頭來止住笑意,再次望向澤村,年輕人直到得到對方的注意才肯重新站直,卻沒有因為御幸的爆笑而向前輩發脾氣──儘管從那徹底皺起來的臉來看,似乎也忍得很辛苦。


對不起──也許不是真的那麼對不起不過…御幸自知真的禁不住。


於第二輪激笑後(難得澤村沒有真的爆發),御幸再次搖頭,重新望向眼前的左投手。「那麼,你還想說什麼呢?親愛的澤村隊長?」御幸沒有握住畢業證書的手放在口袋裡,儘管二人之間擁有接近二十米的距離,他們卻如站在彼此身邊般正常地聊著,除了聲音需要放大。


「…御幸前輩,我是追著你才會過來青道的,雖然前輩平日是個超級終極大混蛋──」喂,怎麼比剛才升了那麼多級呀。御幸暗自吐嘈,可是沒有真的打斷澤村的說話。「不過前輩亦幫了我很多、指導了我很多。就算說話的態度很差,卻還是為了讓我們變得更強…為了讓我們進入甲子園而奮鬥…」


澤村此時深呼吸了一口氣,雙手握緊,但表情明顯比之前柔和,此舉使御幸提眉。


「我知道的,儘管大家都覺得我不是隊長的材料,前輩卻是唯一會向監督推薦我成為隊長的人。就算在我成為隊長後,終於都發現隊長肩上的責任真的很重…如果不是御幸前輩離開球隊後還肯一直支持我,我根本就撐不過來…」


澤村是名很容易變得感性的孩子,御幸心底非常清楚。可是平日總是罵他混蛋的後輩今天卻說出那麼多充滿謝意的說話,叫戴眼鏡的青年亦不禁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就似是他面對的是一名既熟悉卻又陌生的存在,讓他很不習慣。


所以他叫自己要擠出平日的奸笑,需要在自己忍不住(忍不住做什麼?那保護自己的心牆似乎在震抖)前,阻止對方繼續說:「澤村,你難不成想說你沒了我就不行──」


「能跟你投球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刻!!」澤村突如其來的尖叫打斷了御幸的挖苦話,御幸很疑惑為何直到現在也沒人過來視探到底發生什麼事,畢竟眼前這位年輕人的叫聲真的可以把童話裡的睡公主都吵醒。「所以,所以──」


澤村伸出食指,指尖對著御幸。在毫不動搖的認真眼神下,那食指繼續上昇,似是朝蔚藍的天空起誓:「跑起來!!御幸一也!!!!!!!!!!」


心臟突然賣力躍動,御幸難以置信地望向眼前的青年,然而澤村繼續往天空咆哮。


「青道不是你的全部,甲子園也只是我們的開始!棒球的世界還有很多很多我們未知的人與事,還有很多很多我們未發挖的樂趣!!」


噗通。


「所以你要繼續往前跑!更加深入去感受我們最喜愛的棒球!!」


噗通。


「然後!我會跑得比前輩更加快!無論前輩跑到哪裡,我絕對、絕對會追上前輩的!!」


噗通。


「然後再一次…我們再一次組成最強的投捕組,兩個人跑得比之前再快再快,一起…一起享受棒球吧!!!!!」


因為大呼大喊而紅透的臉,在笑容下掩不住的潔白牙齒,在此瞬間出現在澤村臉上的,是御幸見過最幸福的表情。御幸感覺自己心臟跳得很快,某種他一直叫自己忍住的感情於心臟猛力的撲動下浮出水面,就算看不見自己的臉也好,御幸深信自己此刻也擁有跟澤村同樣的笑容。


「澤村…」他阻止自己伸手掩臉,因為這時任何遮掩也毫無必要。「澤村!你果然是最棒的!」


不是要他等著自己,而是自己會主動追上他,再兩人一起往前跑…各種跟眼前的男孩一起描繪的未來於御幸腦中如煙火般爆發,他需要咬緊牙關才能壓止住洶湧而上的幸福。


澤村先是朝他擺出由衷的歡笑,然後雙手握拳興奮地咆哮。御幸則是緩緩地放鬆緊握畢業證書的手,把另一隻手從口袋裡抽出。


他依舊無法止住笑容,而他亦不打算──至少在這瞬間──再次把自己藏在牆壁裡。有點兒無助地望了望躺於掌心的小東西,御幸呼了一口氣:「澤村,接住。」


「什──哇呀!?」澤村還未回應過來御幸已經把手裡的小東西投出,而澤村花了好幾秒像是貓咪捉小鳥一般才把那小得幾乎看不到的東西給抓好。站在捕手位置向投手丟東西感覺有點微妙,又不是在練習投球,不過御幸不讓自己在意。


澤村先是莫名其妙地盯住手裡的東西,花了五秒終於都開始想通,一臉驚訝地望向御幸的制服,再把目光投回手裡的小物。最後澤村朝眼鏡青年眨眼,有點結巴地問:「御幸前輩,這…你…你給我你的外套鈕釦!?」


「是第二顆哦~」御幸笑著回應,他制服的其他鈕釦已經被校內某些女生給搶光了,然而只有第二顆他暗自保留到現在。「這是約定的信物,澤村,我接下來會跑得比你想像中還要快,你絕對要追上我,否則我會一輩子都取笑你喲~」


他本以為他的後輩會衝過來拉起他的衣領準備搖昏他,或至少臉紅地反駁。然而澤村只是望住手裡的鈕釦,然後將其藏在拳頭裡。


「…這樣的話,御幸前輩,在我追上你的時候,你就收下我這件外套的第二顆鈕釦吧!」投手將拳頭伸向捕手,挑釁的臉容明顯在告訴御幸澤村是絕對不會把「不」當成回應。


而御幸幾乎聽到自己的心臟於耳邊賣力敲打,他於笑容下咬緊牙關,跟隨自己的節奏大步往投手的位置前進,然後,以右手拳頭敲向對方左手的指關節。


「約定了哦,搭擋。」


他知道,未來將會相當有趣。





==========================================

後記:

突然想寫這篇的原由是來自動畫第二部ED4封面,作者說,歌手本來要求畫御幸跟澤村兩人在笑,但作者想了想,覺得這樣子的話御幸會擺出他那偽裝的假笑而澤村根本就不能好好地笑出來,於是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我就想著作者現在還未打算讓他們能夠由衷微笑(重點在於御幸吧…),那他們什麼時候才會一起笑呢?

然後腦中就冒出了澤村指向太陽大喊「我會追上你的前輩」,然後兩人一起臉紅地、幸福地笑著的畫面…

想著想著覺得不寫出來有點浪費…本來打算弄個500字左右的段子…

但最後就變成現在2000多字了…(掩臉

…話說LOF排版好奇怪(死

评论
热度(27)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