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HQ!!]無題段子(六)

CP:月日月
注意:喜聞樂見的分手梗……吧?



「我們分手吧。」

月島停下腳步把句話吐出來之後,緊張感卻沒有如他心中所料那麼平復下來。他有好一段時間不敢望向旁邊戀人──還是可以這樣說吧──所在的位置,然而因為太久沒有回應了,金髮青年只能強迫自己將目光往旁邊移。

日向正在抬起頭來盯住他,雙目瞪得好大,嘴巴也有點張開,但只是盯住,好像只有他一人的時間靜止了一樣。

月島有點擔心旁邊這小笨蛋真的被嚇傻了,於是伸手往日向眼前一揮,直到橋髮青年眨眨眼,整個人彈了一下,月島便反射性舉起雙手掩住耳朵。

「你說什麼!!!!!!!」

「吵死了。」月島在日向可以繼續連珠炮前便用力叩了對方的頭頂,得來橘髮青年一句好痛作回應。日向可憐地輕撫頭上的小包然後再望向月島,使他禁不住再次別過頭。

好不容易,他聽到了日向說一句:「為什麼?」

「沒什麼。只是…厭倦了。」

月島自問他並不是完全在說謊,沒錯,他是厭倦了,但不是厭倦了日向本身,也不是他們的關係。而是他覺得自己厭倦了要把他與日向的關係藏起來的這個世界。

三年間的部活生涯為日向贏來一封來自某支排球青年隊伍的邀請函,月島認為只要日向繼續努力的話,說不定真的能夠追上他們的天才二傳手進入國際。然而月島也肯定自己的存在會成為日向光明未來的絆腳石,他不想要這樣,他們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在走在人們面前,他已經擔心了兩年,他已經無法忍受想像他們這不毛的戀愛在陷得越深越難終結之時被現實打敗的情況。

他需要在自己跟日向的精神崩潰之前,親自找一個退路將彼此放歸自由。

「咦!!!」就是日向的回應,橋髮青年沒有理會四周的人,大聲地說:「你說什麼呀!你打算因為這種理由在這個…大除夕甩了我?」

對,今天是十二月三十一日大除夕。他們原定的行程是一起吃飯逛街,接下來兩人走到寺廟倒數,聆聽元旦的鐘聲再一起參拜回家。目前的進度是他們正在前往寺廟的路上,旁邊還有很多跟他們同樣準備一起倒數的人群。

「隨便你怎麼說。」

「什麼叫作隨便我,這可是大事呀!」日向用力將月島的身體扯到面向自己,然而月島堅持不望向日向,他無法接受自己看到日向現在的表情。「…你在鬧牌氣嗎?」他聽到日向說,月島咬牙,他才沒有鬧牌氣,他可是很認真的。

「並沒有(別に)。」

日向沒有說話,然而月島能感受到來自對方的視線。他心跳得很快,明明說出那句話前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他卻開始漸漸對於日向說「那就分手吧」的時候自己的反應失去自信。

「…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別に。」

「那為什麼?」

「都說因為厭倦了。」

「我真的那麼煩嗎?」

「…並不是那樣。」

可惡,為什麼自己就不能再決斷點,說日向很煩,說他已經不想再跟日向在一起了,這樣子就算是那個笨蛋也一定會懂的吧!

「你不喜歡我了嗎?」

月島感到自己的嘴唇被咬痛,他忍住了嘖聲,閉上雙眼,人群往同一方向前進的腳步聲進入了耳裡。

用力吸了一口冬天的寒氣,他握緊了拳忍住發抖,終於都正視日向,不知道該慶幸還是失落的是對方向他皺眉的表情並不如他所想像中那麼可憐。

「呀,是的。」

這是他整個人生裡最大的謊話。

日向還是在盯住他,月島不停叫自己不要從那像野獸一樣目光裡逃避。接下來,他見到橘髮青年的嘴角勾了上來。

月島沒有想到那個總是在只有兩個人的時候大聲地說我喜歡你的日向居然會因此而微笑,也許一直以來厭倦了這段戀情的人其實是日向,也許日向也已經受夠了…也許一直搞錯的人是月島才對。

「這樣的話,我讓月島你重新喜歡上我就行了。」

「咦…」

有一瞬間,月島見到日向於笑容下擺出了想哭的表情,只是在他能作出任何反應前,日向便抬起頭來用力吸了一口氣。

「我叫日向翔陽!!!!」

其他路人全都被日向的咆哮吸引住,月島除了伸手小聲說:「等等…」以外就無能為力。

「看好了!我接下來絕對會讓月島螢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了五、四、三、二、一的倒數聲,緊接的是大鐘聲音響起,眾人的歡呼,與及…

來自他們四周人們的鼓掌聲。

日向從仰天的動作略為低頭,伸手抹了一下臉,自信的笑容藏在一片通紅的臉頰裡。因為剛才日向的吼叫他倆已經成為了一小撮人群裡的中心,月島感到有人從他身後將他往日向的方向推了一把,新年快樂的聲音始起彼落,而他的嘴唇絕對已經被他咬裂了。

「你是笨蛋嗎?」

「哦!」

「在那麼多人面前說這種不知羞的話…你真的是笨蛋呀。」

「可是這個笨蛋擁有讓你幸福一輩子的重任耶。」

「那麼乾脆就認自己是笨蛋了…果然是笨蛋。」

「什麼嘛!說別人是笨蛋的人才是笨蛋!而且你不也是喜歡著我這樣的笨蛋嗎?」

呀呀…徹底被打敗了。

月島自己注意到之前,他已經將日向擁進懷裡。四周的人再次鼓掌並祝賀新年快樂要幸福哦,大鐘的聲音有節奏地緩緩被敲響。

前往寺廟的人群比剛才還要多,看來現在想要依時到達寺廟參拜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於是他們就這樣於原地互相擁抱,直到大鐘不知道響了多少次,日向才輕輕把他擠開。

月島覺得他欠了日向一個道歉,不過於他可以壓下那些煩人的自尊心之前,日向已經向他伸出手。「新年快樂,螢。」

金髮青年放鬆了肩,接過日向的手,苦笑了一聲:「新年快樂,新的一年多多指教了,我的小笨蛋。」




後記:
突然想著如果月島說分手的話日向的第一個反應應該會是努力讓月島再次喜歡上他這樣吧…於是就突然寫了這篇。
加上年末了,於是就寫些比較應節的背景吧W

评论(4)
热度(50)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