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HQ!!]無題段子(五)

CP:月日/日月 (清水無分)
注意:未來梗,交往前提,基本都是月島的思考

+

月島坐在木製長椅,整個人無力似地靠在椅背上,雙手都藏在口袋裡,眼鏡下半掩的眼神注視著在公園中央與小孩子玩傳球的日向。

那名已經從不太知名的職業球隊退休的前排球選手,正興奮地大聲指揮數名六、七歲左右的小孩子應該站在什麼位置上用什麼時機接住那些輕飄飄的傳球。

看著這副光景,月島不禁思考日向果然還真喜歡小孩子。十多年的交往月島依舊沒有被日向這項特質傳染,然而他並不介意在旁邊看著戀人與孩子們一同歡笑的畫面。

每到這種時候,月島腦中總會冒出如果他與日向有能力擁有家庭的情況會如何。

要說月島已經很久沒有思考如果他們當初選擇順從世俗「正常」的眼光與女生們結婚生子的畫面那絕對是騙人的,經歷了那麼多年,他偶爾還是會不禁想著自己或者日向跟無名女性組成一個家庭會是什麼的情況。

然而,他並不後悔當初與日向為了他們的選擇,於兩家人面前一同五體投地。

也許如果他在學時代選擇放棄排球的話,他不只不會認識日向,也應該會對世事繼續抱有「做不到那就不需要去強求否則只會失望」的態度。但高中的三年間不只讓月島愛上了排球這項運動,於各種大型的比賽裡,當所有人都思考如何才能獲勝的時候,月島發現他根本沒有考慮放棄繼續強求的時間因為他的腦子裡只餘下如何解決眼前的難題讓自己與及整個隊伍都有能力可以往前進。

他學會了,除了放棄以外還有別的選擇。

所以他選擇了走出通向困難的一步。也許,他一開始有後悔過強拉著日向陪他走這條荊棘路,只是當日向以那堅定,如球場上的獵食者的眼神望著他的時候,月島知道就算想後悔也來不及了。

也許過往的月島螢會逃避,會認為自己不夠資格,會躲在地球的另一邊任得眼前的太陽在這個世界上發光發亮…

「喂──!!螢!你也過來玩吧!!」

但當這名明知道他不擅長小孩子的戀人以只給予他的甜蜜笑容揮手呼喊他的時候,月島亦只得藏起微笑,從長椅站起,緩緩地走向他的太陽。

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手。

评论(4)
热度(32)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