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授權翻譯同人]星球大戰

作者:Marks  譯者:夢兒
原文

CP:月日
注意:成為二年級的一年生

+

於整個訓練期間,谷地一直站在後頭以擔憂的表情來回注視日向與月島。月島本想假裝沒事發生,可惜他很快就明白到谷地可說是整個球隊裡最難忽視的存在。那雙有如童話式卡通片才會出現的大眼睛真的煩得要命,不過當然,日向完全沒有注意到。

月島嘆氣,走向場邊谷地所在的位置:「什麼事?」

「什麼什麼事?」谷地問,雙手互相絞扭。

「什麼什麼事是什麼意思?」月島煩躁地問:「妳一直都在盯著我與日向,就好像我們會突然互相撲倒對方。」這個用詞害他畏縮了一下,不過對方沒有注意到,很好。因為直到目前為止,月島都盡可能把這類型的詞彙緊緊藏在心裡。

「呀!」谷地左右搖擺,就像是想去洗手間的孩子:「就是…那個,你知道中午會有日蝕吧?」

「當然。」她這個問題真的冒犯到月島了,他可相當緊貼任何宇宙相關消息的。

「那個,因為是日全蝕,月亮會把太陽整個擋住!」

月島盯住她。

「就是說!」她堅持:「太陽與月亮,跟你們一樣!所以我很擔心。」

「谷地同學。」月島說:「妳應該知道我們不是真正的太陽與月亮吧?」

谷地盯住地面說:「我當然知道。」她再次仰視月島:「不過這讓我想起你們不喜歡彼此的時候。」

「我現在也不喜歡──」

「月島同學,夠了。」谷地說,雙手撐腰:「你和我都不是呆子,現在我們全都是朋友了,這樣很好,我不喜歡回想起以往大家總是在吵架的日子。」

月島於胸前將雙手拍在一起,點點頭。「行。」他說:「我會嘗試不去與日向爆發星球大戰。」他朝谷地擺出一張笑臉,被她那張目瞪口呆的表情逗樂。「不過只限今天。」他補了一句。

這使谷地掩住嘴笑了,同意道:「只限今天。」

+

「這樣好像有點不公平。」月島抱怨道。球隊被分成兩邊混戰,但除了月島自己與山口外,其餘的二年級與三年級都在網的另一邊。月島還未能好好記住一年級成員的名字,這叫他應該怎麼在練習賽裡支援他們?

「害怕了嗎,月島?」田中在後排呼喊,叫月島瞇眼。

緣下擺出一張「我是無辜我很天真」的臉,簡直荒謬,他們的隊長與天真無邪根本扯不上邊。「難不成明年的隊長與副隊長不懂得怎樣管好一隊全新的隊伍?」他問。

「阿月,我們做得到的!」山口從後面喊,月島已經後悔對那"沒有人可以當我的副隊長了你可是球隊的頭腦呀阿月我們是好朋友吧我才沒有引你入局呀你說什麼呢!"的作戰投降。這傢伙跟緣下一樣「天真無邪」,真是混帳,難道當隊長的都是這種人嗎?

「沒錯,給我們看看你們的實力吧。」

月島低頭發現日向正朝他笑著,笑容和平日一樣燦爛,問題是日向的眼神對他而言實在太難受。他用力從鼻子呼了一口氣。

「上吧,給我們看看你們的實力。」日向再次說,聲線低沉得只有月島聽見。他會知道這點是因為影山在喊:「你在說什麼呆子??」然後他們一同朝影山丟出煩躁的目光。

月島重新將注意力轉回日向:「今天的太陽會被月亮掩蓋。」

「咦?」日向歪頭。

月島調整一下他的運動眼鏡,整個站好:「給我看好了。」

+

就算擁有月島說過的大話又或者山口的自信,這場混賽可說是一團糟。所有一年級生們從初中開始就沒有真的在正式賽場上站著超過數分鐘,而儘管他們新的後備自由人滿腔熱血地當上了西谷的弟子,只可惜他的水準連師傅一半也沒有。不過山口是一個能夠令人冷靜下來的存在,只要山口發球月島在前排時,他們還是可以做到一點傷害。

山口發了一個出色的跳飄球,離西谷很遠,不過成田還是成功接住。月島能夠預見接下來發生的事──他彷彿能看到影山腦袋裡的機關在轉。儘管這平常是月島唯一難以跟上影山思考的時候,不過現在只是個混賽而且日向也站在快攻的正確位置。

月島把一名一年生拉到他身邊低喃:「聽我數三聲。」對方點頭,一臉堅決,使月島情不自禁欣賞這孩子。

兩人於影山傳球日向起飛的同時一躍而起。儘管對面擁有完美的傳球、完美的超級快攻,不過這種事一點關係也沒有,因為月島已經在那邊等著,而旁邊的一年級亦夠高可以擋下任何改變路線的球。月島把球扣下去,落在分開前後排的白線上並取得了分。

谷地在場邊抽氣大喊:「是日蝕!」而山口於他身後大叫:「阿月扣得好!」就在月島雙腳碰到地面的瞬間,日向已賣力盯住他,臉上的表情令人吃驚。月島平日會投向對方的奸笑於唇邊消失,他只能用力咽了一口,感覺過了很長時間兩人才終於都把目光從彼此身上移開。

「好了,晨練到此為止!」緣下宣告:「放學後繼續。」

+

宮城縣能看見日蝕的時間是午休完結後再過一點,教師們似乎都理解到他們對現在的情況有多無能為力,於是便取消下午課好讓學生們能夠走出室外。月島理所當然帶來了日蝕用的護目鏡,於學生們湧出外面時他亦一言不發地擠了一副後備眼鏡給山口。山口向他歡笑,並在他們到達室外的同時將月島拉到排球隊聚集的位置。

日向與影山蹲在一個觀察日蝕用的盒子旁邊,吵著怎麼從那小開口望進去才是最好的。當日向見到他們走過來的時候,他立即朝兩人擺出燦爛笑容,叫月島不禁皺眉,但這次不是出於習慣,單純是因為他希望自己還有多一副護目鏡可以借出來。月島坐在草叢裡把護目鏡套在本身的眼鏡上,過了一會兒後,日向跑來坐在他身旁。

「還要多久?不會很久吧?」日向問,月島能夠想像到如果跟這傢伙一起自駕旅行絕對會很糟,然後想著為何他會那麼在乎想知道跟日向一起乘車會是什麼感覺。

「大約十五分鐘。」月島說,檢查一下手機。

「你真的很喜歡這種東西呢?」日向問,溜得更近並把下巴放在膝蓋上,雙手抱住腿:「你是不是從小開始便這樣了?」

「阿月一直都很喜歡科學!」山口說,從另一邊加入。他戴著日蝕眼鏡的樣子很搞笑,而月島認為自己也應該不會好多少。「阿月房間裡還有一台天文望遠鏡哦。」山口補充,滿臉陰謀地靠過來,叫月島朝他擺出一張臭臉。

不過日向大喊:「哇!帥爆了!我有空能去看看嗎?」

想像自己的房間裡只有他與日向兩個人,一起靠在望遠鏡前,月島的臉立即發燙。「如果你覺得自己夠高的話。」他回道。

「小氣島。」日向說,拍了拍他的腿。就在此時副校長宣告日蝕差不多要開始,但日向沒有移開那隻手。影山拿著觀察用的盒子走過來不過日向只是向他擺手示意不需要,於是他與谷地一起用。

「別直接望著太陽。」月島叮囑,拼命想要忽視日向的指甲擦在他腿上的感覺。

「才不會。」日向說,月島轉頭發現日向正在望著他,害月島得立即抬起頭來。月亮於頭頂穿過並擋下大部份光芒,然而就算在日全蝕期間,日冕還是可以看得見。

月島認為,想要讓太陽徹底消失實在太過艱難。

+

「月島,能找個位置說話嗎?」訓練完結大家一同離開部室的時候日向問道,他再次擺出那個決意的表情,而每次月島見到這張臉都會有種昏眩的感覺。

正在樓梯最下方的谷地聽到日向的話。「難道你想找他打架?」她抽一口氣:「拜託想想星球大戰的最終結局!」

日向那專注的樣子被這句話打破。「什麼?」他問,作出準備好打人的姿勢。「如果我們準備打架妳會知道的,因為如果我想要跟月島決鬥,會是砰然後碰還有──」

「還有我會按住你的額頭於是你的小短手碰不到我。」月島插話:「你看起來就像一頭暴龍。」

令月島吃驚的是,日向笑了出來。「我沒錯就是頭暴龍。」他同意道,讓雙手作成爪子狀,然後再次放下雙臂:「那麼?你能陪我一下嗎?」

月島猶豫了一下,然後點頭。

山口望了望月島再看了看日向:「我們要在這裡等嗎?」

那決意的表情再次出現,月島盯住日向然後搖頭:「你們先走吧。」

「好的。」山口說,接下來得出手將叫嚷「怎麼了?他們做什麼?為啥我們不能等?」的影山擠離。

「我之後再告訴你。」山口保證:「或者谷地同學會。」

「我!?」谷地說,這也是月島在他們離開前最後聽到的說話。

「吶,過來一下。」日向抓住月島風衣的衣角,月島任由自己被帶到部室後面沒有道路也沒人看到他們的地方。月島的心臟正在胸膛內砰砰跳,他無法相信這種事真的發生。

日向靠在磚牆上,看起來像是在思考應該說什麼。

「你知道,」月島說,聲音有點發抖──只是有點,但就算如此也已經很不像他。他清了一下嗓子:「你知道為什麼谷地同學會以為我們今天會打架嗎?」

「不知道。」日向說:「為什麼?」

月島聳肩:「因為日蝕,於是她就認為我們之間今天會有什麼事發生。」

「呀!」日向點頭。「太陽,」他說,指向自己。「與月亮。」他指向月島,不過沒有放下手,而是把手伸過去直到手掌按在月島胸前。「但是我不想和你打架。」他說:「你也不打算與我打架吧?」

月島搖頭。

「不過我希望我們之間今天有什麼事發生。」日向承認:「我已經有這個想法好久了,你也是?」

月島點頭。

日向深呼吸了一口氣,一同點頭。「我一直都沒發現,直到我們剛才比賽──你看著我然後──嗚,你真喜歡把東西都藏在心裡!」他說,手握成了拳頭把月島的風衣抓進掌心裡。「你怎可能不知道我也一樣?我明明一直都看著你!」

「你看我與看其他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月島說,厭惡自己弱小的聲音,厭惡自己無法把目光從日向的眼裡移開。

「不對。」日向說,用力瞪住月島,像在證明他的說話:「才不是。」

月島想要反駁,可是日向猛力將月島扯下來,害他得將雙手放在日向腦袋兩邊的牆壁上以平衡自己。日向閉上眼睛發抖,任得月島消去兩人之間的距離。日向的嘴很暖,月島有衝動想要吻得比他心中所想的更快更賣力。這個吻就像缺堤,洪水沖進了月島的腦海裡害他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再好好吸入一口氣。不過這樣並不出奇,怎說也好,只要是關係到日向的事都與暴洪沒分別。

真正令人吃驚的是月島的感受──他有多喜歡讓日向的手按在他身上,還有日向的嘴,還有他多不希望此刻被終結,儘管他們正在部室後面,冒著說不定有人抄小路時看到他們的風險。

大概就算有人真的從他們身後走過,他們最多只能見到月島面向牆,日向則完全被擋下來。日向、月島、與那名路人連成一線。雖說那個人大概也會察覺到日向的存在,畢竟要藏起日向很難,要避開日向亦很難,不過月島從此刻開始便不打算再這樣做了。取而代之,他會留在這裡,讓自己成為太陽的影子。





==========================

譯者的話:
 @Mikan 生日快樂!!!祝妳長多點腿肉可以割!!(喂
雖然說妳已經把原文看完了(炸
不過希望中文化會看得爽一點吧(滅

授權:(不頂問我為什麼中間有個逗號作結,應該是打錯了233作者回應後我才注意到的,好像是過了一段時間後不能編輯了233)


P.S. LOF你真的太愛玩(。


评论(7)
热度(52)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