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連載翻譯同人]月島的歌單 #13

月島的歌單(Tsukishima's Playlist)

作者:sounds like gibberish 譯者:夢兒
CP:月日

簡介:只要某隻煩人的小鬼在附近,月島螢人生的背景音樂總會開始響起。



Ch.13 Gravel to Tempo
原文連結



螢讓指尖掃在他用粗馬克筆寫上的文字,感到自己胸前有個結,而且每一下呼吸也好像扯住某些令他感到又緊又有點痛的東西。

他不知道為何。

或者說…他知道,單純是完全說不通。

於是他不再思考,轉而回望社團活動室的大門。他能聽到嘎嘎聲在響,而他知道這是來自手裡的CD盒子,畢竟,真的很奇怪,他的手在抖。

他不斷告訴自己:停下來,停下來,停下來。然而這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在過去的幾星期裡他已經努力過了,就算在心裡向自己大喊,也終究無法平復緊張,或者其他任何情感。

社團室的門被用力打開。

「…而且你的一次扣殺還是太糟了!」影山在咆哮。

「這種事我當然知道!」日向吼回去:「什麼,你以為我沒有練習嗎?」

「你真是個菜鳥!」

「呀?好好看著我說,混蛋!」

影山與日向開始互毆,完全沒有注意到螢的存在。

真是的,這兩人只要開始爭吵就不會注意到別的東西。老實說,如果他們再笨一點,螢不認為他們有能力活到現在。就算不說這點,光這樣就已經夠丟臉了。

就在此時,澤村跟隨這對笨蛋組合走進門。

「夠了。」他說,就算用的不是他最能表現出「可怕隊長」的聲音,效果也挺不錯,至少日向與影山互相分開來。「你們可以在晨練時再吵,現在給我安靜。」

兩人都咕噥了一聲「是,隊長」然後各自回到自己的儲物櫃。

澤村嘆氣然後抬頭。「咦,月島。」他說:「我以為你已經回家了。」

「還未。」螢說:「我…唔…」他把CD盒藏在身後。「我在等人。」

「嘛…那好。」

「唔。」

螢把目光轉向日向,看到日向擰開頭,而他胸前的某種東西又在攪拌抽搐。可惡,他真是一點也不擅長做這種事。

清了一下嗓子,螢呼喊道:「喂,豆丁,我在外面等你。」

日向沒有望著他,但還是點頭。

螢吐了一口大氣,穿過隊友們與隊長,走出去的同時關上了社團室的門。有好幾秒他只能呆站在那兒,尷尬地於門外等待。然後他以高速跑下樓梯,靠在牆邊重新在腦裡重覆唸著「停下來」。

才過一分鐘他便聽到一聲:「阿月?」

螢低下頭,本以為日向會在那邊,然後抬頭。

日向站在樓梯級上於是他們的目光處於同一水平,這也太…

「唔!」螢望向地面,拼命擺出一張自然的臉。「我有東西想給你。」

「咦。」

「來,這個。」他把CD盤給擠到日向胸前。

日向握好並閱讀上面的字。

「月島的歌單?」他困擾地讀出來。

「你問我…」螢平復自己:「你不久前問我,能不能拷貝一份你之前聽過的歌單,所以…總之就是這樣。」

「你幫我弄的?」

「我只是燒多一張CD,歌單早已經──」

「謝謝。」

螢雙手握在一起,緩緩地道:「不用客氣。」

明明是想要好好看著日向的臉,可惜就連這動作也難以置信地困難。日向看著CD盤的樣子既溫和又高興而且真的、真的是可愛得要命,眼前的畫面不停地攪動螢胸前的東西去到他根本就不想感受到的程度。

他喜歡日向。

是那種喜歡。

這是他最近才察覺到的東西,而且還是在最糟糕的情況下,因為整個排球部都在看而螢又是一名非常在乎隱私的人。

他喜歡日向。

日向也喜歡他。

這亦是他同時發現的東西。

好吧,這兩項事實某程度上是一樣的,不是嗎?取決於你站在哪個角度,他們可以混在一起,兩件事可以其實是一件事。當螢理解到一邊,他自然就明白到另一邊。

問題是…好吧,他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我在裡頭放了曲目表。」在兩人間的沉默變得太過沉重時螢衝口而出:「也有日文的,以防萬一你想要翻譯?我知道你英文很糟。」

「喂。」日向說:「谷地同學說我的英語比以前好多了。」他聽起來好像在發脾氣,不過臉上的微笑破壞了整個效果。

螢不介意。他喜歡發脾氣的日向也喜歡溫和的日向。

…天呀,噁心、太噁心了。他最近真是肉麻得要命,這太雞皮疙瘩了。至少他沒在別人聽得到的地方說出這種廢話。

「不管怎樣,」他說:「以防萬一你需要。」

「謝謝你,阿月。」

「唔。」

「你想…」日向花了一小段時間把CD放進背包,將其掛在一邊的肩上然後別過頭:「唔,你想去吃些什麼嗎?小食之類的?」

「呀…唔,好吧。」螢道。

他在臉紅嗎?大概是在紅,因為感覺很熱。

「好!好啦!」日向將背包轉到另一邊的肩膀然後站直,臉蛋兒絕對是粉色的。「你想去哪裡嗎?」

「說要吃的明明是你,蠢蛋。」

「我是指,那個──作為回禮之類。」

「你選。」

「拉麵?」

螢哼了一聲:「選一些比較健康的,笨蛋。」

日向從梯級上跳到螢的旁邊,並於出發的同時將雙手扣在腦袋後。「肉包也不算很健康,不過我們總是在吃。」

「是的,不過至少沒那麼大份。」

「於是你想吃肉包?」

「隨便。」

兩人一言不發地走在路上,氣氛於緊張與放鬆之間游走。

這次的行程有一種故意的味道,甚至可被說成是親密的行為,使螢不禁想問這算不算約會。因為他從來都沒有和任何人約會,所以他不知道什麼才能稱為約會。至少他非常肯定日向以往從來也沒有與人約會過。

不過之前有一名女生想要約日向出去,說不定還有其他…

不。螢不相信像日向這種排球笨蛋願意花能夠去訓練的時間與別人約會,而且那可憐的女孩還要去到對日向當頭棒喝日向才懂得她想要什麼。

於是他沒問,轉而用以下這句打破寧靜:

「影山說得對,你的一次扣殺真的很糟。」

「喂,閉嘴。」日向說:「我不想連你也這麼說。」






譯者的話:
下一話就是最後一回了~
授權書在第一話可以找到。
請大家不要隨便把文章轉到別處,如果喜歡的話,歡迎到作者的原文那邊點Kudos哦~

评论(7)
热度(36)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