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連載翻譯同人]月島的歌單 #12

月島的歌單(Tsukishima's Playlist)

作者:sounds like gibberish  譯者:夢兒
CP:月日

簡介:只要某隻煩人的小鬼在附近,月島螢人生的背景音樂總會開始響起。



Ch.12 Habits of My Heart
原文連結



「天呀。」菅原說。

包括螢在內,整張桌子都由衷地咕噥了一聲作同意。

「好了,是誰給他吃糖的?」澤村道,想要表現得嚴肅,效果似乎不錯。

「別看著我。」田中舉起雙手:「我整天都跟月島呆在一起,是吧月島?」

螢聳肩:「算是吧。」

他沒有理會田中向他露牙瞪視。

西谷笑道:「不過他這樣子很搞笑吧?」

「原來是你!」

幾片麵包飛往西谷,不過他全都出色躲開了。螢沒有丟任何東西,不過他幾乎忍不住丟。

「好了,大家別搗亂。」澤村向全隊指出:「教練好心請我們在這裡吃飯,別因為亂丟食物而害我們被踢出去。」

所有人都出聲同意。

澤村轉頭望向自助餐的取餐處,見到日向陪著影山再.次.將盤子全堆滿。這兩人站得很近,螢得嘗試去壓下煩躁。

「不過,」澤村補充:「如果有誰能讓他閉嘴…」

日向已經連續半小時不停說話,只有在吞下食物與喝水的時間才會暫停一下──如果那能稱為暫停的話。就算以日向的基準來說,他也顯得比平常興奮,而且還越來越過份。

「如果有人做得到就獎他五百円?」

「我參加。」

「呀,我也是。」

「好。」

螢聳肩。

他不需要這五百円,而且令他覺得窘困的是他不覺得日向這樣子說個不停有什麼問題,不過他喜歡贏,所以隨便。

就在此刻,影山回來坐在螢右方的山口旁邊。

「發生什麼事?」他問,已經開始向他第三碗填滿的飯下手。

數名隊員互相交換眼神。

「什麼都沒。」菅原道。

「嗯,沒事。」

「大家看看那邊有任食的生魚片呀而且你們有看到那邊的西餐嗎絕對是肉丸義大利麵這裡太棒了真希望每次比賽完了後都可以過來吃──」

「是的,我們看到。」澤村道,聲音非常疲倦。

日向把盤子放在他的座位,也就是長桌上螢座位的正對面。他把自己擠進西谷與田中之間,繼續以超高速度說話。

螢看到西谷與田中互相交換了一個眼色,然後點頭,開始急速往日向嘴裡擠吃的喝的去到日向幾乎沒有機會說完一句話。他們看起來對自己很滿意,螢甚至認為他們在自傲。

不過他很清楚結局。

日向把西谷擠過來的最後一口嚥下去便張開嘴巴道:「哎呀,大家冷靜下,這些我都會吃光的!我保證!」

然後他又繼續滔滔不絕,叫田中與西谷一同垂下肩膀服輸。

菅原自己去嘗試了一下結果失敗,接下來山口與日向比賽在用餐期間都保持安靜──而這最多只保持了兩分鐘然後日向便開始實況起他們剛進行的那場練習賽。

澤村雙手掩臉。

然後:

「喂,阿月,你連第一碗也未吃完呀!」

螢大聲嘆氣:「不像你,我的胃才不是無底洞。」

「呀?你也知道,如果你比賽完不好好填飽肚子第二天就會肌肉痛哦!」

「吵死了,我還在吃。」

「但沒有吃很多!」

「拜託,我可不像你吃得那麼快。」螢罵道:「我要品嚐食物的味道。」

「隊長!」日向說:「叫阿月吃多點!」

澤村抬起頭來觀察螢的盤子。「唔,你今晚吃得不是很多呢?」

螢朝他板起臉:「請問我能不能只吃我需要的份量?」

這種情況大概是跟隊友一起用膳時他最不喜歡的部份。沒錯,免費飯是好,不過單純因為螢不會狼吞虎嚥不代表他吃不飽。他寧可坐巴士回學校的時候自己不會反胃,這對大家都一樣,而且從什麼時候開始餐桌禮儀變得不再重要?

日向於長桌對面朝螢擺動筷子。「好了,阿月,你至少要先吃完你那份!」

「我正有此意。」他咬牙切齒地道。

螢的目光跟隨著黏在日向筷子上的一小口米粒。

「那就快吃,否則你會長不大。」

「你才最沒資格這樣說。」

日向皺起臉來:「喂!」

「哦,我是不是說中了什麼?豆丁?」

「可惡,月島,給我吃下去!」

螢緊閉雙唇然後──在他可以三思自己的衝動前──靠向前以牙齒咬住了日向的筷子。他將那小口的米粒掃下來並盯住日向,將米飯全都吃下去。他緩緩地嘴嚼再把飯嚥下,舔了舔嘴角,目光完全沒有離開日向。

日向完全征住了,還很安靜,螢肯定他已經把五百円給贏下來。

「謝謝款待。」螢說,重新坐好。

他回去繼續如常般慢慢品嚐自己那一份,直到他再次望向一言不發的日向,便發現這豆丁的臉蛋比紅色還要深。於兩人目光重新對上的瞬間,日向立即把頭藏在雙臂裡,將自己抱成一團,完全沒有作聲。

螢歪嘴而笑,打算再吃一口時他注意到日向兩旁田中與西谷的表情。

他們什麼都沒說,然而螢知道兩人在想什麼:

嗯,你讓他閉嘴了,不過是不是有一點兒…

掃視整張桌子他發現隊友們全都用這個表情望過來,只有影山繼續滿足地吃東西就如任何事都沒有發生。

螢感到自己的臉頰變暖。

「什麼?」他說。

突然再也沒人望過來,螢把目光轉回在他對面縮成一團的日向,心頭忽然變得相當緊。

啊。







譯者的話:
最後那裡,月島同學其實是突然醒悟到些東西WW
授權書在第一話可以找到。
請大家不要隨便把文章轉到別處,如果喜歡的話,歡迎到作者的原文那邊點Kudos哦~

评论(9)
热度(31)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