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連載翻譯同人]月島的歌單 #11

月島的歌單(Tsukishima's Playlist)

作者:sounds like gibberish 譯者:夢兒
CP:月日

簡介:只要某隻煩人的小鬼在附近,月島螢人生的背景音樂總會開始響起。



Ch.11 Circles
原文連結




「嘿、嘿!嘿~!」

螢想要殺人,對象會是自己,應該會是自己。

「一如以往那麼吵。」他喃道,山口在他旁邊竊笑。

「嗯,不過他還是挺喜歡你呢,阿月。」

「這根本就不是好事。」螢道。

目前木兔正煩著澤村,代表螢有三分鐘時間可以偷跑,以防自己被全世界最煩人的排球選手纏上。

好吧,如果要他老實的話,他其實並不是真的很介意木兔。不過剛才坐巴士過來的時候,螢的手機中途沒電,加上坐在他前方的日向與影山一直用大量擬聲詞吵個不停,無法聽音樂的他只能沿路聽著這兩個笨蛋大呼大叫,使他的耐性已經見底。如果還要叫他應付同樣吵死人的木兔,那也太…

受不了。

「加油,阿月。」山口道:「今天只要比幾場就好了。」

「不過時間還是很長。」螢說:「在他捉到我之前我得消失。」

「好吧。」山口道。

螢提起腳步準備逃離現場,然而──

「嘿,日向!最近好嗎?我教給你的佯攻做得如何!徒弟啊,我教你的東西你都有好好練習嗎?」

「木兔前輩!」

別看別看別看──

他從眼角瞄到木兔走近日向,伸手搞弄日向的頭髮,還非常賣力。

螢不知道自己如何從A點瞬移到B點,但他此刻已經站在日向旁邊,擠開木兔的手並把自己的手按在日向頭頂。

「噢,阿月!你來了!」木兔大聲叫囂,他似乎不在乎──甚至沒有注意到──螢剛做了些很失禮的行為。

「你好。」螢無感情地道。

「我在烏野的弟子全都集齊了。」木兔說,他是不是在抖?大概在抖。「你們絕對是很期待想要回來再跟我們一起自主訓練吧嘿?嘿、嘿!嘿~!」

「是!」日向喊道。

螢嘆氣:「嘛,隨便吧。」

「還是那麼冷淡呢。」木兔說:「沒關係,我去跟黑尾說!」

「一路好走。」

待木兔離開後,日向抬頭仰視螢。

螢瞇起眼睛:「什麼?」

「你對我的頭頂做什麼?」

「沒做什麼。」

「可是你沒有放開手。」

「是沒有。」

「為什麼?」

「為什麼要放?」

「因為我要用我的頭去──」

「你到底能夠用你頭上的腦子去幹什麼呢?」螢插嘴,一臉奸笑。

日向生氣地盯住他,臉上泛起了淺粉紅:「你真是過份,一直都是!」

螢沒有意會到自己已經吃笑出聲:「除了說我過份之外你還有別的形容嗎?你的用詞差不多跟影山一樣貧乏得可憐。」

「我才沒有那麼糟。」

「嘛,所以我才說差不多。」

烏養教練指示隊伍前往他們今天入住的宿舍放好行李,他說第一局會在半小時後開始叫大家都準備好。

日向指向由澤村帶領開始離開的隊友:「我們得走了。」

「那就走吧。」螢說。

「你能不能先放開手?」

「要求真多呢,矮子。」

日向脹起臉,不過什麼也沒說由得螢放開手。他們一同走向快被取光的行李堆裡,從中取回各自的行裝,螢把自己的包掛在左肩上而日向則像背書包那樣子把旅行背包給背上。

真可愛。

螢由衷不想要覺得這畫面可愛,應該看起來很笨才對。

「吶。」他們離開巴士十步左右的距離時,日向說:「為什麼你會走過來?」

「嗯?」

「在木兔前輩見到你之前你是想逃掉的吧?」

螢朝日向皺眉:「你怎麼知道的?」

日向咬住嘴唇望向地面:「呀,你不總是這樣嘛?而且剛才你看起來已經準備好…」

這代表日向之前都在看他?

有些東西於螢的胸前湧出,他覺得自己有點兒變暖,他才沒…

「他終究也會來找我,我單純是決定提早去面對。」他說謊道:「加上反正他也會跑來煩你,我認為他一次過煩死我們會更好。」

「哦。」

「嗯。」

「不過木兔前輩沒有煩死我。」

「是嗎?你真好運。」

他本來打算說什麼?說自己對日向的頭頂擁有奇怪的佔有慾?這樣真的很古怪,要他這麼說不如要他一槍射穿自己的腦子。

或者不是腦子,大腿?不,那樣風險太高,說不定會打穿動脈。不過射爆自己的腳的話又會顯得太過搞笑…

嗚。

日向擁有一把鬆軟的頭髮,螢喜歡去摸,而他也喜歡觸碰其他鬆軟的東西。說不定他應該買一個鬆軟的抱枕之類,這樣他便不用繼續當一名怪人,畢竟想要獨佔別人頭髮的觸感並不正常。

「你有沒有想較量的對手?」日向問。

「你。」螢沒有多想便道。

日向立即抬起頭來盯住他,嘴巴略為張開。

螢舉起雙手。「呃,我是指,自主訓練的時候。」他結巴地說:「唔,我不是想要說什麼失禮的話,真的。」

「我知道你不是。」日向說,依舊在盯。

「別這樣子看著我。」

「怎樣子?」

「就像我剛揍了你一拳!」

日向的臉染上了紅色:「我才沒有這樣子看著你。」他立即解釋道:「我…很高興,你想跟我較量,我真的很高興。」

「…哦。」

日向點頭。

「那好吧。」螢道。

「嗯。」

「能繼續走了嗎?我們只有半小時。」

日向立即張大嘴巴,然後用力瞪住螢:「喂,我們會停在這裡全是你的錯!」

「是你先停下來的。」

「那是因為你!」

「不過不代表你沒有先停下來吧!」

螢放任自己與日向這種笨蛋你一言我一語地吵嘴,他不需要刻意想一些有特色的嘲諷──就算他說了,這小筆點大概根本就沒注意到。

話說回來,為什麼他會覺得渾身亢奮?真噁心。








譯者的話:
木兔那個Hey x3我想了好久怎麼翻…上面那個翻法是友人提出的ww
授權書在第一話可以找到。
請大家不要隨便把文章轉到別處,如果喜歡的話,歡迎到作者的原文那邊點Kudos哦~

评论(5)
热度(38)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