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連載翻譯同人]月島的歌單 #10

月島的歌單(Tsukishima's Playlist)

作者:sounds like gibberish  譯者:夢兒
CP:月日

簡介:只要某隻煩人的小鬼在附近,月島螢人生的背景音樂總會開始響起。



Ch.10 Reality
原文連結




「最近你與日向好像關係不錯。」

螢本來沒打算這樣說的。

「唔?」山口把弄著手機,打了一道短訊:「是呀,他很有趣。」

「嗯。」

「我和日向關係好有什麼問題嗎?」

螢真的是沒有打算這樣說的。

「沒有問題。」

「嗯哼,好的。」山口回應,語氣裡的懷疑如果打個比方就是他剛剛聽到螢宣佈自己準備開始學習芭蕾舞。

山口的手機叮一聲表示收到新訊息,而螢得花盡九牛二虎之力阻止自己從山口的肩膀望過去看看日向到底寫了什麼,尤其是見到山口哼了一聲握好了手機開始回信。

「絕對沒有問題。」

「隨便你說。」

「我會重申是因為你不相信我。」

「哎呀,阿月。」

「我只是想說清楚──」

發完訊息後山口便抬頭打斷了螢的話。「那個,」他說:「就算你最近避開他也不代表我要不管他呀。」

螢吃驚地眨眼:「我沒有避開他。」

「天呀,拜託。」

「我才沒有!」螢不禁想知道山口從什麼時候開始會用這種態度和他說話:「我每天訓練也會見到他。」

「之前幾個星期你們總是在一起。」山口說,指向自己的手機畫面然後指向螢:「要我說的話就是──影形不離。而現在只要他走進房間裡你就得離開了,別以為他沒有注意到。」

「我們才沒有總是在一起,是他自己黏過來的,我都覺得煩了。」

山口搖頭。「嘛,隨便,我已經不想再聊這個話題。」

「呀?明明是你提起的!」

「那是因為你說個不停。」

螢張嘴想反駁山口,不過他想不出能說什麼。於是他只能保持沉默,看著山口的手機再次叮一聲然後他的友人便不停地與日向互傳訊息,又不是說螢很在乎。

他才沒有避開日向,螢只是太忙碌了,無法子再應付日向那不見底的精力。這不是很正常嗎,畢竟螢本身也有很多事要處理,他才沒有時間去玩。更甚者和日向交流根本不算玩而是燒體力,沒錯,螢只是累了,才沒有避開他。

可惡。

螢用掌心揉揉額頭。

他與山口轉彎發現隊友們正聚在前方,如一大群烏鴉散佈在坂之下商店的外頭,中間的橘髮立即吸引了螢的注意。

「我以為他正在回家。」

「等等,你以為日向一邊騎單車上山一邊跟我發訊息?」

「不,我只是沒想到──」

「你沒料到他會在?」

螢板起臉來:「我才沒有避開他。」

山口將手機塞回口袋裡:「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跟他談一下吧,他在擔心你是不是討厭他。」

「什麼?」

這說法讓螢感到不對勁,他把目光投回隊友那邊,見到日向正在盯住他害他驚訝得心跳錯過了一拍。

「我沒討厭他。」螢咕噥。

「我知道,不過你們兩個才剛剛成為朋友,對他好點吧。」

他睨向山口,但山口已經緊緊閉上了嘴。

「日向教壞了你。」螢指出。

山口吃笑:「是、是。我可以去要些茶嗎,阿月?」

螢朝他擺手,然後鼓起勇氣混進年輕的一群裡。

「月島!」田中超級大聲地喊,往他手裡擠了一個肉包子。「來得好!大地前輩說要留這份給你。其實我已經很餓了,你該慶幸我是一名好前輩!」

「唔。」

「那是他的份,你不吃才算正常呀,田中。」

「對,別以為自己很偉大。」

「你們真過份!」

螢穿過在吵嘴的二年級們,來到日向面前。日向正把最後一口肉包給擠進嘴裡,臉蛋兒腫得像一頭花栗鼠。

「喂。」他咬住唇,望住日向頭頂上的風景。

「窩唔胡唔錯了作麼哦爾吐二窩?」

「唔…」螢皺起眉頭俯視日向:「你說什麼?」

日向把最後一口咽下去:「呃,沒事。」

「不,有事,我雖然聽不懂但你的確是說了些什麼。」

「沒有,我只是…我是不是…沒事了。」

螢咬了一口自己的肉包,一邊慢慢嘴嚼一邊思考。

「你剛剛說的是否『我是不是做了什麼讓你討厭我』?」

日向只能盯住他。

「我說對了?」

「你真是帥斃了!」日向說──應該是尖叫道:「你怎會猜到的?」

因為山口直接告訴我你以為我討厭你。

「從各種可能性裡推斷。」

「很厲害!你太酷了,阿月!」

日向睜大雙眼發光。是在發光。

可惡。

螢花了兩個星期去尋找一個能取代「可愛」的詞語來形容日向,但直到現在什麼也想不出來。這孩子很可愛,沒有別的形容方式。對他來說這是個問題,因為就如世上大部份人一樣,可愛的東西是螢的弱點──老實說,有誰能抗拒小貓小狗還有森林裡的小動物呢?

他才不想日向成為他的弱點,他絕對無法接受。

「你真是個笨蛋。」他說,用沒拿東西的手擺弄日向的頭髮。

日向朝他歡笑:「所以你沒有討厭我。」

「我當然沒。」

「別說『當然』,你以前有。」

「…隨便你怎麼說,我並沒有,你只是太煩了,而且你以前也討厭我吧。」

「不過現在沒了!」日向說,踮起腳跟讓頭頂蹭進螢的手裡:「因為我們是朋友!」

螢咽了一口:「連一點也沒有?」

「沒有!」

「唔,好吧。」

沒有理由螢會因此而高興,完全沒有,而且他根本就沒想過日向會討厭他。螢再咬了一口肉包。

「吶,阿月?」

「唔?」

「上次在巴士上聽的歌你能再弄一份給我嗎?」

螢聳肩。「可以,但我只是隨便放些歌進去,沒什麼特別。」

「不過是你喜歡聽的嘛?」

「…嗯。」

「那麼我想聽。」日向說,看起來異常堅決。

「好吧。」螢緩緩地道。

可惡。









譯者的話:
因為從第9話開始直到最後一話我是在同一天翻完的,也許有點草,如果有什麼問題歡迎指正。
授權書在第一話可以找到。
請大家不要隨便把文章轉到別處,如果喜歡的話,歡迎到作者的原文那邊點Kudos哦~

评论(6)
热度(32)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