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兒赤目

忙碌上班族,產糧少。每部作品裡喜歡的主CP隨便逆不可拆,除此以外廢話也很多(死

[連載翻譯同人]月島的歌單 #9

月島的歌單(Tsukishima's Playlist)

作者:sounds like gibberish  譯者:夢兒
CP:月日

簡介:只要某隻煩人的小鬼在附近,月島螢人生的背景音樂總會開始響起。



Ch.9 Stolen Dance
原文連結



一如既往,練習賽後坐巴士回程時都會非常寧靜。螢也不用特意將音樂調得很高,只需要擋下旁邊車子穿過時的背景聲音便已足夠。

他望向窗外被斜陽染紅的風景。

不像其他連續比了六局的隊友,螢完全睡不著。他心裡有種忐忑的感覺,就像是他做得不夠好,就像是他的水平連普通也說不上,這讓他覺得很煩躁。

山口今天與木下和成田一起坐在後方,所以螢佔用了整個雙人座。

他打算伸展一下雙腿,轉頭準備好──

卻發現一雙瞪大的棕眼正盯住他。

「搞什麼?」螢嚇一跳,反射性地把耳筒從頭上脫下整個人背靠窗前:「你在這裡多久了?」

「從影山在我的肩膀上流口水開始。」日向聳肩道,表現得就像他沒有差不多害螢心臟病發。

「給我好好敲門。」螢喘聲道。

「可是巴士上面沒有門呀。」

他怒目相向:「你知道我說什麼。」

「我能坐在這裡嗎?」

「你不是在睡嗎?」

「本來是。」日向道:「可是影山在我的肩膀上流口水於是我醒了。」

「噁心。」

「對吧。我能坐在這裡嗎?」

螢瞇起眼睛:「不行。」

「咦──為什麼?」

「去找別的地方坐。」

「不過已經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坐了。」日向回應道,然後扁嘴:「只有這個空位,拜託你了,阿月?」

「誰說你可以這麼喊我?」

「求求你了,偉大的月島大人?」

螢咬緊牙關用力嘆氣。「行。不過…別對我說話。」

日向笑起來,消失了一小段時間便帶著背包回來,將背包抱在大腿上。螢瞄向地面發現日向雙腳正掛在離地剛好十厘米之處,叫他竊笑。

「怎麼了?」

「小筆點。」

「呀?」日向罵道:「你說什麼?」

「喂,那邊給我安靜。」烏養教練的喊聲從前方的座位傳來。

「呀!…對不起。」

看到日向坐著鞠躬的動作,螢不禁掩住嘴笑出來,這傢伙絕對是沒想到教練根本就沒可能看見這小腦袋在做什麼。

日向再次回望螢,臉蛋兒已染上了粉色。「喂。」他抱怨道:「這也是你的錯。」

「你長得那麼矮才不是我的錯。」

「閉嘴,混帳島。」

螢繼續掩嘴藏起笑容,畢竟日向太容易被惹毛了。有時他真的忍不住去招惹日向,儘管這種事不能夠經常做。

日向在座位上擺來擺去,臉上依舊泛著淺紅。

「笨蛋,給我坐好。」螢道。

「我會!我只是讓自己坐得舒服。」

「騙人。」

「我說真的!」

「你不應該睡嗎?為什麼你可以一點也不累,像平常那樣子跳來跳去?」

日向抓抓耳背。「呀…我不知道,我很累了不過…我總覺得我好像做得不夠好,這種心情你懂嗎?」

螢厭惡自己懂。

「不懂。」他輕鬆地撒了個謊。

日向朝螢亮出牙齒擺出一張嚇人程度與小狗狗同等的鬼臉,螢勉強阻止自己伸手像玩寵物一樣搞亂日向那早已經亂七八糟的頭髮,他總覺得如果真的伸出手來會被咬。

螢用鼻子嘆氣,重新戴好耳筒。

日向突然跑出來嚇他的時候他沒有停下音樂,於是他的歌單已經跳了兩首歌。他本打算倒回去,不過聽到一首歌剛好完結落到另一首,螢聳肩放棄,反正又不是不能再聽。

他正在聽的歌曲並不是很複雜,主要是靠(他可以聽懂一半內容的)歌聲與容易記住的吉他旋律所組成。螢望向窗外,發現天空變得比剛才更昏暗。

他花了一段時間才注意到自己在窗子的反射,然後不用十秒他注意到日向的。

日向正在望著他──就在螢分析出日向的視線方向時,他便感到那強烈的目光像熱浪般湧遍他全身,使他脖子上的毛髮都豎起來。

更不用說日向那張讀不懂的臉,螢從來沒想過這豆丁有能力擺出複雜的表情,不過現在各種的情感全都混在日向的臉上使螢無法逐一分辨出來。

兩人的目光於窗子對上,日向立即變得通紅。

「嗚!」他尖叫了一聲。

螢轉頭,停下音樂,把耳筒脫下來掛在頸上。

「幹什麼。」

「沒有,呃…」日向把弄他風衣的衣角。「唔…我只是想…」

「幹什麼?」螢重覆說,語氣內染有他心裡部份緊張。

「我只是想知道你在聽什麼。」日向小聲說。

螢皺眉。「咦。」咦?「為什麼?」

「我喜歡你上次給我聽的那首歌,於是,所以…我好奇?」

螢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他好一段時間都只能盯住日向,而對方卻完全不敢正視他。日向的紅暈已經從臉部擴散至耳朵與脖子。

這看起來很…

他彎身翻找背包外面的口袋,很快便抽出了耳筒的分離插座與後備耳塞。他一言不發地伸手將耳塞交給日向。

日向花了一段時間才覺悟到螢是給他一些什麼而不是單純將手掌擠到他面前。

螢先把自己的耳筒插進分離插座,然後才將日向的插進去,同時日向已將第二邊的耳塞給好好塞進左耳裡。

「我留著給山口用的。」螢解釋道,儘管他其實不需要對日向解釋什麼。

「哦。」

螢把曲子倒回開始的部份然後按下播放鍵,靠回座位上,以眼角觀察日向的反應。

日向似乎花了好一段時間來拼命理解曲子內容。他皺著雙唇──明顯他一個字也聽不懂──並讓手指敲在大腿上。

然後他開始輕輕地點頭享受樂曲,雖然不知為何,不過螢放心了。

他閉上眼睛嘗試想像第一次聽到這首曲子時的感覺,他嘗試重新理解那種緩緩地跟上節奏的感受,讓合唱的部份於心裡一次又一次地迴響。這是不是日向現在的…?

有些東西落在他的肩膀。

螢轉頭發現日向比之前更加挨近他,眼睛開始緩緩閉上,兩人的肩膀互相依靠,儘管日向的明顯比螢的要低。他依舊跟隨節奏點點頭,似是來自反射,雙唇略為張開。

螢…覺得很奇妙。

也許是因為這首歌,也許因為外面的日落,也許是因為巴士內幾乎寧靜的環境。不過有一瞬間他覺得…他覺得…日向看起來很…

這想法不停在他腦海裡跳來跳去。

螢立即把目光投回窗外的景色,完全不在乎天色昏暗得他幾乎看不見任何東西,心頭緊得他連好好呼吸也覺得不對勁。

這種想法是什麼一回事?

他覺得自己差不多在想:日向看起來很可愛。不過這樣形容另一個男生似乎有點兒…或者應該說成帥氣,不過日向也不算是。不盡然。

然而就算螢無法針對性地指出來,他心裡也擁有一種概括的情感:日向給他某種感覺。

螢壓住雙唇,閉上眼睛讓思考轉到別的地方去。








譯者的話:
這章是全篇裡最長的一章,也明顯見到轉捩點了WW
授權書在第一話可以找到。
請大家不要隨便把文章轉到別處,如果喜歡的話,歡迎到作者的原文那邊點Kudos哦~

评论(6)
热度(38)

© 夢兒赤目 | Powered by LOFTER